飞翔网◎科幻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飞翔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094|回复: 36

[经验心得] ST小说《Homecoming》翻译讲解【巨坑,速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3 17: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EddieCai 于 2009-2-13 14:43 编辑

先表白一下,自己并非翻译大师,所有讲解仅为自己的心得,供参考,可讨论,家中已有房,不接受拍砖。

小说链接在此 http://bbs.flyine.net/thread-70510-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 17: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年12月8日中午11时41分,终于将《Homecoming》的最后一段翻译贴上了飞翔论坛。翻回到5月14日发布序言时的帖子,掐指算算,整整209个日夜过去了。算上外3章,总共23章的内容,平均9天一章的速度还算过得去,毕竟在这期间自己还同时翻译了另外5篇短篇小说(还要工作、出差、加班、旅游、生活、运动,等等)。希望自己今年翻译《The Farther Shore》的时候能够快一点呢。

好,终于到兑现自己的承诺,回顾一下翻译过程的时候了。因为这209天中我并没有做什么笔记,现在只能借着校对的机会,把每一章再细细过一遍了。会总结的东西应该会包括一些心得、一些词汇词组、一些语法现象,还有一些随意想到的天马行空的东西。

在逐章讲解前,先说说一些总体的感受吧。在翻译过程中,自己深深体会到了中英两种语言的区别。

第一是词汇,英语的词汇确实比较贫乏,在不同的场景,翻来覆去的总是那几个单词。而自己翻译的时候显然不能每次都用同样的中文词汇套用上去。于是自己采取的办法就是先不考虑翻译,而是理解场景,在脑海中构建场景,保证重建的场景符合英文版的每一个细节描述,就像看了一场电影。然后再从这个场景出发考虑,选择合适的中文词汇使用上去,保证能用对用准文字以重现那个场景的气氛和恰当的细节(例1)。

第二是词组,确切的说是成语词组(或者惯用语)。每个中国人都知道,中文中的成语数量可谓巨大。英文中的也不少。中国人爱用成语,英文亦然。可是两种语言的成语并不一一对应(一一对应的情况也有(例2))。这里就涉及到两个问题,如何把非成语的英语短语翻译成恰当的中文成语以增加文学效果(例3),还有反之,如何把英文成语用最恰当的中文短语表达出来,比如说是直接翻译其表达的含义(例4),还是保留它的字面形式,由读者自己体会含义,或者由我在译者注中说明其含义(例5)。这些都是需要推敲的地方。

这里给些例子,帮助大家理解上面说的这几种情形。

1. She is alone, as she usually is. 直译是“她很孤独,和平常一样。”这个翻译虽然没错,但是很难体现这个场景中那个小女孩深深的孤寂的感受,所以我翻译成了“她很孤独,和平常一样形单影只。”通过在“is”之后重复“alone”一词,并且使用了一个成语,加强了场景感。

2. the flesh-and-blood girl. 有血有肉的小女孩。“有血有肉”是我们经常使用的词组,而“flesh-and-blood”也是,两者对应,翻译起来容易不少。

3. She already knows it is best to say nothing. 直译是“她已经知道最好什么都不说。”我的翻译是“她已经知道沉默是金。”两者意思相当,但是显然后一句更具书面文学色彩,让人印象更加深刻。

TOM PARIS LOOKED AT THE NEWBORN. 直译是“汤姆.派瑞斯看着那个新生儿。”我的翻译是“汤姆.派瑞斯看着刚刚呱呱坠地的婴儿。”“呱呱坠地”的使用使得这个场景更加生动。

4. "Nice save," she said。直译是“救得好,”她说道。可是,这里并不是真的在拯救些什么,而是汤姆补充了一句话弥补了之前一句话的漏洞。Nice save是口语中很常用的惯用语,如果使用在球场的话,“救得好”会更恰当些,而这里我翻译成“算你补充得好”,可能更符合贝拉娜的(野蛮女友般的)语言风格。

5. "Good. This course is called, somewhat creatively, Out on a Limb." 我的翻译是“好。这堂课的名称是,这个名字比较有创意,一条腿在外。”“Out on a limb”指孤立无援,可是如果我直接用“孤立无援”翻译的话,就体现不出杜沃克对这个课名的困惑了。那么为了让读者也随着他一起困惑一下,我就进行了字面上的翻译,但是加上了译者注,说明了这个词组的实际含义。

【Continued at 5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3 18:59: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后就视你为偶像了,仓鼠你是学什么专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 22: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风中之渡 于 2009-1-23 18:59 发表
以后就视你为偶像了,仓鼠你是学什么专业?


我是做IT的。谢谢支持,可是不要说什么偶像,大家一起探讨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 22: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说,第三是语序。虽然中英文的基本语言结构都是主谓宾结构(例6),但是英语中特色的各种短语,比如介词短语,还有各种从句,比如定语从句、状语从句,使得中英文的长句结构会相当不同。这种区别不但是英译中时要注意的,在中译英时也是很难运用娴熟的,除非对英语已经相当熟悉,建立了相当的语感。这里提到的“注意”对于从句来说主要指的就是调整语序,同时适当翻译从句的连词(例7);而对于短语来说主要指的就是转换短语为其他句子成分,例如某些情况下介词短语可以转换为定语(例8)。

6. I don't blame you. 我不怪你。这是典型的主谓宾结构。
You'd like him. 你会喜欢他的。这也是典型的主谓宾结构。

7. My father... chose not to be with me and my mother when I was young. 直译是“我父亲。。。选择了离开我和我妈妈在我还小的时候。”调整后的翻译是“我父亲。。。在我还小的时候选择了离开我和我妈妈。”将when引导的从句提前放置更符合中文习惯。

A soft sound from her computer almost as soon as she entered the room made her groan aloud. 直译是“计算机的柔和的声音,几乎就在她进入房间的同时,让她不由大声抱怨起来。”调整后的翻译为“几乎就在她进入房间的同时,计算机的柔和的声音响了,让她不由大声抱怨起来。”将as soon as引导的从句提前放置更符合中文习惯。

8. Was this B'Elanna's father, after all these years? 直译是“那是贝拉娜的父亲吗,那么多年之后?”调整后的翻译为“那是贝拉娜那么多年没有见过的父亲吗?”状语还是状语,只是调整了语序。

It's been a privilege to serve with her these past seven years. 直译是“那一直是荣幸,和她一起服役了过去的七年。”调整后的翻译为“过去七年中和她一起服役是我的荣幸。”用to serve with这个同位语短语替换掉句首的It作为“是”的主语,读上去通顺多了。

Chakotay would be a wonderful person to take on such a trip. 直译是“查克泰会是美妙人选的,带着一同旅行。”调整后的翻译是“查克泰会是带着一同旅行的美妙人选的。”将to take on such a trip这个介词短语提前作为person的修饰定语,效果更佳。

【Continued at 6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3 23: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ddieCai 于 2009-2-13 14:35 编辑

继续说,第四是语气。小说中存在着那么多的角色,他们的对话,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行动,无不带着他们各自的风格。虽然这一条我写的是“语气”,但实际上在涉及到不同人物的各种具体描写手法上面,都要仔细推敲挑选最符合那个人物特征的翻译方式。这一点不仅仅是翻译者的功劳,最大的功劳是写作者本人的。例如,瓦肯人是极其遵循逻辑的种族,他们的对话要不就很言简意赅,要不就会用很精准的从句表达他们精密的逻辑思维(例9)。再例如阿七,作为做回人类并不久的个体,对于口头语言掌握得还不够,因此使用短语居多,而且很少带什么感情色彩(例10)。再例如医生,幽默诙谐自负,翻译他的对话常常要求我花费更多的精力以充分体现他的风格(例11)。再例如马克和卡拉的小儿子Kevin,年纪尚小,发音不清,那么在翻译的时候也要体现出来(例12)。

9. "It is impossible to insult me, Doctor," Sek replied. "I have no emotional response to critiques or commentary on my skills or lack thereof. Therefore, I can be neither flattered nor insulted." “医生,侮辱我是不可能的,”赛克回答说,“对于我拥有或者不拥有一些技能的批评或者评论,我是没有情绪上的反应的。因此,我既不可能被奉承,也不可能被侮辱。”这句译文是很能反映瓦肯人的语言风格的。也许有读者会觉得这句译文读上去有些生硬,看上去像是没有调整好一样。但是实际上,这种生硬和充满逻辑的风格,是熟悉瓦肯人的读者所熟悉的。所以可以说,保留这种“生硬”,并且突出某些逻辑关键词(对于,或者,因此,既不,也不),是我在翻译过程中的故意而为,以期望读者能从中读出瓦肯人的影子来。

10. "In that case, I shall leave." “既然这样,那我走了。”"I am." “我是。”这些都是阿七的语录。翻译这些语句时,我也尽力保持最短的词句长度。

11. "that there are no crowds. Not even a groupie or two.” “没有拥挤的人群,连一两小撮都没有。”选用“一两小撮”这个说法,是因为我觉得这比“一两小群”,“一两小组”等更能体现医生诙谐的语气。而且作者本身也是使用了“groupie”这种很口语化的俚语。
"And yet, while that is a significant achievement, and obviously far-reaching in its consequences, I want to be recognized for my excellence in my field." “就算如此,尽管这部创作具有重大的意义,而且它的续集显然也会影响深远,我还是希望人们能够认可我在专业领域的杰出。”这句话显然是医生自负心爆发时的措辞,于是我在翻译的时候也尽量保留他的自负感觉,选用了诸如“重大的意义”、“影响深远”,“专业领域的杰出”等让他看上去很自我感觉良好的措辞。

12. "It's wight dere." 这是小孩子Kevin的话,显然刚刚牙牙学语的小男孩还不能准确地发音,他本想说"It's right there."的。翻译这句稍微简单些,“海不系就在介里嘛。”用一些现在流行的网络词汇就体现出这种幼稚来了。

【Continued at 14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7 15: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鼠鼠一定是在米国做I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7 21: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见识了啊!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7 23: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Was this B'Elanna's father, after all these years?

总对这句话有一种在文字之外的感觉,又不能翻译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28 12: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Was this B'Elanna's father, after all these years?

总对这句话有一种在文字之外的感觉,又不能翻译出来。。。
风中之渡 发表于 2009-1-27 23:09


风渡,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每当看到after all these years这样的字样,就有一种很深深的时间沧桑感,人事已非的那种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1-29 09: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英语里很多词汇和句式,都无法找到适合的中文来表达,越学越有这种感觉。
不过或许是小弟的中文水平也不够所致,看过民国时期的一些精通中、英文的大师的翻译,其中文又地道、其意义又准确,真的是由衷的令人佩服。解放后,这类高手日渐式微啊,偶有一二,也是明国时期受教育的,比如翻译《论读书》的王佐良先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4 22: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OTOMIGG 于 2009-2-4 22:20 编辑

偶像!!来打个记号。。。
斑竹是因为喜爱VOY而翻译还是因为对这种语言的喜爱?有点不能理解IT行业居然如此投入去翻译ST的著作。。我想大多数人应该和我一样很自然的就认为楼主是英语专业的。
另有点小困扰,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英语总是有一种排斥感,中文尚不能好好掌握更何谈这都是字母组合的“鸟语”(无贬义)。。。这种心态导致一直下不了决心好好学习英语,想呀,唐诗宋词我都还没背过呢,嗯,还学这门“鸟语”做甚。。。。
不过看美剧的时候真觉得有时候他们说起话来很好听 很舒服 。。有点纠结。。。。

斑竹有化解之道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5 14: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偶像!!来打个记号。。。
斑竹是因为喜爱VOY而翻译还是因为对这种语言的喜爱?有点不能理解IT行业居然如此投入去翻译ST的著作。。我想大多数人应该和我一样很自然的就认为楼主是英语专业的。
另有点小困扰,
不知 ...
TOTOMIGG 发表于 2009-2-4 22:15


因为我即喜爱科幻又喜欢学习语言啊。科幻中最喜欢的剧集就是ST,最喜欢的小说作家是儒勒.凡尔纳~

关于如何转变兴趣为学习英语的动力,我建议你看看celei同学的帖子http://bbs.flyine.net/thread-91438-1-1.html,他在这方面很有心得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3 14: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ddieCai 于 2009-2-13 14:48 编辑

好,从这里开始逐章讲解吧。先讲序章:三岁。先看一下这一章中英对照的全文。

======================

Age Three

三岁

She is alone, as she usually is, sitting in a corner far away from anyone's notice. Wetness soaks her bottom, but she says nothing. She is too fearful of the Hand. The Hand descended without any reason she could fathom, to strike hard against her small, soft cheeks, or seize her chubby arms, leaving bruises that would later disappear with the hum of something shiny and metallic. Young as she is, she already knows it is best to say nothing, to draw no attention to herself, to sit alone in the corner and play with the one small toy she is permitted to have.

她很孤独,和平常一样形单影只,远远地坐在任何人都注意不到的角落里。她的屁股已经湿透了,可是她什么都没说。她太害怕那只手了。那只手会因为她无法理解的原因挥将下来,重重地打在她柔软的小脸庞上,拉扯她鼓鼓的小手臂,留下的瘀伤会在一片带着金属闪光的嗡嗡声中褪去。尽管她还年幼,她已经懂得沉默是金,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孤单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和小玩具玩耍,那是她唯一被允许拥有的东西。

Vaguely, she remembers a time before the man had come, when her mother's eyes shone and her lips parted in smiles and she laughed like the sun. When the girl was held close and kissed, and slept deeply, and dreamed dreams of moonbeams and ponies.

依稀她还记得曾几何时,在那男人到来之前,妈妈的眼睛多么闪亮,嘴边总带着微笑,而她笑得像太阳一样灿烂。那时候,小女孩被紧紧地拥抱,被深深地亲吻,她睡得那么香甜,而梦里是那皎洁的月光和可爱的小马驹。

Now her mother is silent, sending that same message to her daughter. Her eyes are dull and she no longer laughs. Her mother, too, lives in fear of the Hand. And the girl's dreams now are of screams and blood.

而现在妈妈沉默了,女儿也沉默了。她的目光呆滞,再也笑不出来。而妈妈也生活在对那只手的深深恐惧中。女孩的梦里,剩下的只是尖叫和血迹。

She plays with Dolly, making the toy dance and sing as she, the flesh-and-blood girl, cannot.

她只和洋娃娃玩耍,让洋娃娃跳舞,让洋娃娃唱歌,而她,有血有肉的小女孩,却做不到了。

A shadow falls over her. She freezes in terror.

阴影笼罩在她头上,她在恐惧中冻结。

The Hand reaches down, and she shrinks back. But the Hand has not come for her, but for Dolly. It grabs the old-fashioned toy. There is a bellow of something incoherent but very, very angry, and the Hand rips Dolly's head from her rag shoulders.

那只手伸了下来,小女孩往后退缩着。可是那只手不是来抓她的,那只手抓走了她的洋娃娃,抓走了她的过时的洋娃娃。在语无伦次但是非常非常暴怒的吼叫中,那只手把洋娃娃的头从她那破烂的肩膀上撕扯了下来。

The girl whimpers, very softly. She cannot help herself. The Hand descends and she falls hard on the floor. She knows better than to rise or cry out, so she lies quietly, blood trickling from her mouth, her heart beating as fast as a rabbit's, until the shadow leaves.

小女孩呜咽着,轻轻地呜咽着。她忍不住不抽泣。那只手又伸了下来,她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她知道不应该站起来,她知道不应该哭出来。于是,她只是静静地躺着,任着嘴角的鲜血流将下来,心跳得像兔子一样快,直到那片阴影终于离去了。

The owner of the Hand has lurched off somewhere else. She hears the voice of her mother, high and strained and tight with fear, and turns away. The girl cannot let herself hear her mother's cries. If she does, she somehow knows, she will go mad.

那只手的主人踉踉跄跄地走向其它地方。小女孩听到了妈妈的尖叫,紧张的叫声中充满了恐惧。小女孩背过了身子,她听不得妈妈的哭声。要是她听到了,她知道自己会发疯的。

For a moment, she simply stares at the mangled toy. Then, slowly, she picks up Dolly's torn body in one hand, her severed head in the other, and continues to play.

那一刻,她只是呆呆地望着残缺的玩具。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她一手拾起洋娃娃扯破了的身躯,一手拾起撕裂了的头颅,继续玩了起来。

======================

记得自己刚刚读完这章的时候,真是大吃一惊。这一章的字里行间体现出来的黑暗和压抑的气氛是自己在看航海家号系列时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我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拿错书了,这样的开场怎么可能是在讲述航海家号返回地球的欢天喜地呢?

不管怎么样,书要继续看下去,这个谜一定能解,而翻译这章时最重要的就是要尽量体现出原文的压抑气氛来了。先在脑海中构建一下场景:孤独的女孩,角落,殴打,伤痕,血迹,沉默,恐惧,破烂的娃娃。把自己想象成在女孩身边观察的旁观者,或者就想象成女孩本身,才能最深刻地体会她的感受。然后把每一句译文在心中默默朗诵着,看看节奏、用词、声调是不是最能体现出这种伤感来。

1.        She is alone, as she usually is.
这句的翻译在上文已经解释过了。“她很孤独,和平常一样形单影只。”通过在“is”之后重复“alone”一词,并且使用了一个成语,加强了场景感。

2.        The Hand descended without any reason she could fathom.
译文是,“那只手会因为她无法理解的原因挥将下来。”这里要说的是这个介词without。Without是表示否定的,原文的含义是“那只手挥将下来,不带有任何她可以理解的原因”,但是这样比较拗口,不符合中文习惯,不如把否定后移,去否定“理解”这个动词。从逻辑上来说,这个转移和原文是等价的;从翻译上来,使译文更通顺。这样的例子在后面会有很多,因为英文中的否定、双重否定的用法和中文还是颇有区别,被修饰词的侧重也有不同。

3.        She already knows it is best to say nothing.
上文已经做过解释,“她已经知道沉默是金。”的译法更具书面文学色彩。

4.        Sit alone in the corner and play with the one small toy she is permitted to have.
直译是,“孤单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和她唯一被允许拥有的小玩具玩耍。”语义不错,但是语句过长,拆成两个适当长度的短句,不但看上去更有结构感,读上去也不会有接不上气的感觉,“孤单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和小玩具玩耍,那是她唯一被允许拥有的东西。”而且把原来修饰小玩具的定语拆分成一个单独的短句能够更加强调“唯一被允许拥有”,让人更加体会到小女孩的可怜。

5.        Vaguely, she remembers a time before the man had come, when her mother's eyes shone and her lips parted in smiles and she laughed like the sun. When the girl was held close and kissed, and slept deeply, and dreamed dreams of moonbeams and ponies.
这一段是对过去美好时光的回忆,是和现状的天壤地别的对照,翻译时要尽量突出美感和幸福感。

She laughed like the sun.
直译是“她笑得像太阳一样”,问题是到底像太阳一样火热?还是像太阳一样圆?还是其它?这时候就能用上一句中文中的习语了,“笑得像太阳一样灿烂”,用在快乐的小女孩身上恰如其分。

When the girl was held close and kissed, and slept deeply, and dreamed dreams of moonbeams and ponies.
这句话如果完全直译的话,完全体现不出那种幸福感来,试着读一下,“那时候,小女孩被拥抱,被亲吻,她睡得那么熟,而梦里是月光和小马驹。”一个可以体现幸福感的词汇都没有。不如适当地添加一些形容词、副词,但是要注意,添加的词藻必须恰如其分,不能为了表现气氛而过分夸张。“那时候,小女孩被紧紧地拥抱,被深深地亲吻,她睡得那么香甜,而梦里是那皎洁的月光和可爱的小马驹。”再试着读一下,是不是很甜蜜、很有幸福感呢?

从这一段,我们能看出来一个问题,为什么原文中会缺乏这些烘托气氛的形容词、副词呢?难道原作者不想表现美好的气氛?其实不然,原因是原文的名词、动词中已经隐含了这种气氛了。这就是中美文化细节上的不同了。比如pony一词,翻字典的话,无非就是小马驹。小马驹对中国读者意味着什么?似乎什么都不是,就是一种动物而已。可是对于很多美国小孩子来说,能够收到一匹小马驹作为生日礼物、圣诞礼物是梦寐以求的事情,无怪乎会小女孩梦到小马驹了。所以仅仅pony一词就已经蕴含了快乐和幸福感在里面。那么对于中国读者来说,那就无妨在翻译时于小马驹前加上一个修饰词以补充说明了。

6.        Now her mother is silent, sending that same message to her daughter.
Send the same message字面意思是“传递相同的信息”,在这里的上下文中,指的是母亲将沉默传递给了自己的女儿,所以译文是“而现在妈妈沉默了,女儿也沉默了。”。

7.        And the girl's dreams now are of screams and blood.
这里有一个常用词组be of。Be of的含义很多,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含义是be made of,be built of,be made up of。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尖叫和血迹组成了女孩的梦”,当然,需要按照中文习惯重整一下,“女孩的梦里,剩下的只是尖叫和血迹。”

8.        The girl whimpers, very softly. She cannot help herself.
通常来说,表示忍得住或者忍不住的形式是can(not) help doing,但是这里省略了doing,即whimpering,原因是前文已经出现过这个动词。但是在翻译成中文时,同样省略的话会显得句子不完整,“小女孩呜咽着,轻轻地呜咽着。她忍不住。”感觉话还没说完就嘎然而止了。于是译文为“小女孩呜咽着,轻轻地呜咽着。她忍不住不抽泣。”重复了英文原文中被省略的动词,但是为了避免三次重复使用“呜咽”一词,在后面换了一个同义词“抽泣”使用。

9.        She knows better than to rise or cry out.
直译是“她知道不应该站起来或哭出来。”表达略显平淡,拆分成“她知道不应该站起来,她知道不应该哭出来。”通过排比的方式进行了强调。

10.        She picks up Dolly's torn body in one hand, her severed head in the other.
In one hand … in the other是常用的形式,例如:
Bill gestured with the drumstick in one hand and the bottle of wine in the other.
比尔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酒瓶,打着手势。

【to be continue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3 18: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插一脚进来,论坛里的大侠真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8 02: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Nice save," 忽然想到“算你圆谎圆的好。”嘎嘎~~~~
“Was this B'Elanna's father, after all these years?”多年不见,那是贝拉娜的父亲吗?
.......经LS几位反复念叨,我也觉得这话有点煽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8 09: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Nice save," 忽然想到“算你圆谎圆的好。”嘎嘎~~~~
“Was this B'Elanna's father, after all these years?”多年不见,那是贝拉娜的父亲吗?
.......经LS几位反复念叨,我也觉得这话有点煽情了.......
maryaramis 发表于 2009-2-18 02:18


“算你圆谎圆的好。”也是个不错的翻译啊,可惜在这里上下文里不适用啦。因为汤姆并没有撒谎,他只是欣喜过度,夸赞小蜜拉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当然,除了她的母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8 18: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不是谎言,作用可胜似谎言呦~~~~~~~~~又一个嘴上涂蜜的家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2-18 21: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icvo 于 2009-2-18 21:13 编辑

"Nice save,"  我直覺依照 B'Elanna 的個性應該會講出 "算你識相" 這種話吧...

 或是 "算你轉得夠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2-18 21: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Nice save,"  我直覺依照 B'Elanna 的個性應該會講出 "算你識相" 這種話吧...

 或是 "算你轉得夠快"...
picvo 发表于 2009-2-18 21:11


好!“算你识相”这个翻译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飞翔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飞翔·科幻网

GMT+8, 2020-5-29 21:07 , Processed in 0.10497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