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网◎科幻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飞翔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52|回复: 13

[科幻小说][日暮][中文版][美国:艾萨克.阿西莫夫&罗伯特.西尔弗伯格][长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6-10 19: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暮

[美]艾萨.阿西莫夫,罗伯特.西尔弗伯格

                    索 引
第一部     暮色降临            1~17
第二部     日    暮           18~27
第三部     黎    明           28~44






第一部 暮色降临 1

   这是个阳光灿烂的下午.金色而巨大的太阳奥纳斯高高地挂在西边天空,而红色的小多维姆正从地平线下快速地升起来.朝相反的方向看去,又有耀眼发白的特雷和帕特鲁与东方淡紫色的天空交相辉映.卡尔盖什大陆最北端起伏不平的草原被奇异的亮光所笼罩.乔勒市精神病院院长凯拉里坦99办公室四壁的玻璃窗宽大而明亮,能把整个壮丽的景色尽收眼底.

    萨罗大学的谢林501,在凯拉里坦的紧急请求下,几个小时前刚来到乔勒.他弄不清自己
此刻情绪为什么那么低落.谢林本来是个快活的人,平时看到四个太阳,奔放的情绪会更加振奋.但是今天,尽管竭力地掩盖自己的情绪,不知怎的还是忧心忡忡.他毕竟是这里请来的精神病专家.

     "您愿意先与几位受害者交谈呢,还是先亲自感受一下这一神秘隧道,谢林博士? "凯拉里坦问道.院长凯拉里坦个子矮小,骨瘦如柴,凹胸弓背.谢林则相反,红红的脸堂,生来就对体重比他轻一半的任何成年人怀有戒心.也许是凯拉里坦的瘦相让他打不起精神来,谢林思忖道.凯拉里坦活脱脱像一副能行走的骨架.

    谢林强装着发出一声笑声,但又不希望声音太大.

     "也许我应该先与几位受害者交谈, "他答道, "这样兴许能有较充分的心理准备去应付在隧道里出现的恐怖状况. "

    凯拉里坦珠子般圆溜溜的黑眼里闪现出不愉快的表情.正在这一节骨眼上,为乔勒百年博览会服务,很善言辞的律师丘贝洛54却抢先开了口: " 哎,什么恐怖不恐怖呀,谢林博士,那只是小事一桩,难道你不这样认为吗?况且,所谓恐怖,也仅仅是报纸上的描述.把病人叫做 '受害者 ',实在是有些言过其实. "

     " '受害者 '这个词是凯拉里坦医生使用的. "谢林说话的语气有些执拗.

     "我觉得凯拉里坦医生使用这个词的用意是极其普通的,对它的任何假定都难以接受. "

    谢林看了律师一眼,眼神里夹杂着厌恶和职业性的冷漠,说道: "我听说有几个人在穿越神秘隧道时死亡.这难道不是吗? "

     "在隧道中的确有人死亡,但并不能说明这些人的死亡与穿越隧道有直接关系,博士先生. "

     "我看得出你们不愿意那么认为,律师先生. "谢林直截了当地说道.

    丘贝洛愤怒的眼光投向了医院院长. "凯拉里坦医生,如果调查以这种方式进行,我要立即提出抗议.你请来的谢林博士分明是位无私的专家,哪像是位诉讼案的证人! "

    谢林吃吃地笑了起来. "我是在表明我对律师的一般看法,律师先生,对神秘隧道里有没有可能发生任何事情并未发表任何意见. "

     "凯拉里坦医生! "丘贝洛脸涨得通红,又一次提出了抗议.

     "先生们,请别再争论了. "凯拉里坦请求道,他的眼睛在丘贝洛和谢林之间来回地移动, "我们不应彼此为敌,对吗?依我看,我们调查的目的是一致的.也就是找到神秘隧道里所发生的事故真相,从而避免嗯类似的不幸事件再度发生. "

     "我赞同这一说法 ".谢林和蔼地说道.对律师一味进行伤害纯属浪费时间,况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向丘贝洛友好地笑了笑. "其实,我对追究责任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寻找方法阻止事态的发展,减轻那些责任人的责任.凯拉里坦大夫,现在就让我去看望你的某个病人吧.看完后吃午饭,同时还可以对了解的情况进行讨论,午饭后也许还可以看望一两个病人 ".

     "午饭? "凯拉里坦含糊其辞地说道,好像对这一概念很生疏.

     "是的,大夫,午饭,中午吃的饭.我有吃午饭的习惯.午饭迟点没关系,我得先看望一个病人. "

    凯拉里坦点了点头,对律师说道: "我想,先从哈里姆开始吧.他今天的状态不错,完全能够接受陌生人的询问. "

     "可否从吉斯廷190开始? "丘贝洛问道.

     "从她开始也是可以的,但是,她的身体状况没有哈里姆那么好.就让他从哈里姆那里了解些基本情况,然后再与吉斯廷或者奇姆米利特交谈吧.也就是午饭以后. "

     "谢谢. "谢林说道.

    凯拉里坦用手指了指他办公室后的玻璃走廊,从那里可以直通医院.走廊很狭窄,360度,从任何一个角度朝外看,都能看到天空和环绕乔勒城的灰绿色小山.四个太阳的光线从四周射进了走廊.

    在走廊上,院长停留了一会.他看了看右边,然后又看了看左边,把整个景色尽收在脑海里.这位瘦削的小个子男人,在来自奥纳斯的温暖阳光和来自多维姆、帕特鲁和特雷的密集强光的照射下,突然变得年轻充满了活力.

     "先生们,瞧,多么美丽壮观的景色啊! "凯拉里坦大声地说道,像是出自一个似乎既压抑又自我克制的人之口,其奔放的程度着实让谢林大吃了一惊. "能同时见到四个太阳是何等的荣幸啊!光线照在我的脸上是何等的舒服啊!呵,我真不知道,要是没有这些美好的太阳,我们该怎么活啊? "

     "说得极是. "谢林说道.

    其实,谢林的心情也好多了.


第一部 暮色降临2
    在世界的另一半,谢林501在萨罗大学的另一个同事也在观看天空.但她所感到的只有恐惧.

    此人就是考古系的西弗娜89.在过去的一年半里,她一直在遥远的萨吉坎半岛上的贝克里莫特考古现场从事文物发掘工作.现在,她满怀恐惧,木然地站在发掘现场,无助地目睹一场巨大的灾难向她袭来.


    天空被不祥所笼罩.在世界的这一隅,此时此刻,只有塔诺和西撒发出的寒冷刺目的光亮.这光使她讨厌和压抑.在这片仅存两个太阳的幽暗天空上,投下了数不清的深浅不一的阴影,让人觉得灾难就要降临.多维姆正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几乎还看不见刚从远处的霍肯山上露了个头,不过,这个小红太阳的微光怎么也让人高兴不起来.

    西弗娜知道奥纳斯那金色而暖人的光芒很快会从东方喷撒下来,使万物复苏.可她害怕什么呢?她所害怕的要比天空中暂时没有太阳要严重得多.

    一场致命的沙尘暴正向贝克里莫特袭来.要不了多少时间,将席卷整个考古现场,后果不堪设想.帐篷将被摧毁;浅盘中精心分类的文物将被吹翻,撒落满地;像机、绘图仪、那些花费了很大精力绘制的地层构造图长时间努力所获得的一切的一切,都会毁于一旦.

    更糟的是,所有的人都会死亡.贝克里莫特古遗址人类文明的摇篮,卡尔盖什这一古老而闻名的城市也将处于危难之中.

    西弗娜在附近草原的沉积土中挖的探索性发掘沟,全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迎面吹来的狂风,如果强劲有力,将会卷起更多尘土,狠狠地打在贝克里莫特脆弱的遗址上毁坏、掩埋整个基础,甚至将表层吹剥离,撒落于干燥的草原.

    贝克里莫特是座历史宝库,它属于全世界.虽说西弗娜的发掘工作属有意破坏,但毕竟破坏的程度是有限的.任何考古工作都有可能造成破坏:这是这一工作的性质所决定的.但是要让整个草原变成沙漠,然后长时间遭受沙暴的侵袭

    不,够了!如果贝克里莫特由于她的所作所为而被沙暴破坏,她将落个千古罪人的骂名.

    也许正如迷信人士所说,这一地区有逃不脱的灾难.西弗娜89从不允许自己这样胡思乱想.然而,这次有望成为她事业顶峰的发掘,从一开始就令她伤透了脑筋,现在又威胁着要毁掉她的职业生涯如果她的生命未被沙暴结束.

    她的一个助手,艾利斯18,朝她跑了过来.艾利斯瘦小的身材,站在运动员般高大身材的西弗娜旁边,显得格外矮小.

     "我们已将能够固定的东西全都固定了! "他大声地说道,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现在一切都得听上帝安排了. "

    西弗娜阴沉着脸说道: "上帝?哪来的上帝?你看见这里有上帝吗?艾利斯? "

     "我只是 "

     "我知道你的意思,忘掉它吧. "

    监工苏维克443从另一边也向她跑了过来,他瞪着大眼,神情恐怖. "夫人, "他说道, "夫人,我们往哪里藏?没有地方可藏呵! "

     "苏维克,我不是给你讲过吗,要你们到崖下去. "

     "我们会被掩埋的!我们会被闷死的! "

     "别担心,悬崖会保护你们. "西弗娜言不由衷地说道, "快去吧,把所有的人都叫到那里去! "

     "那你呢,夫人?你为什么不去? "

    她突然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他怎么会想到我私下有更为安全的藏身之地呢?

     "我也去那儿,苏维克,快去吧!别烦我! "

    西弗娜发现,路对面有六个面的砖房被早期探险者们称为太阳神圣殿的附近,出现了巴利克338矮胖的身影.他站在那儿,面对塔诺和西撒射过来的冷光,用手遮掩着眯缝的眼睛,仰视北方.从那里,这场沙暴正席卷而来.巴利克的脸上显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

    巴利克是地层学家,是他们的指导.在某种程度上,他还是这次远征的气象专家.他的部分工作是记录气象资料,预测可能出现的异常情况.

    在萨吉坎半岛的气象记录中,异常气候并不多见.通常情况是:整个地区一片干旱,其干旱的程度让人难以想像.可测量的降雨,每隔十年或二十年才会遇上一次.气流的变化是唯一曾经出现过的异常气候.空气的流动产生气旋,然后产生沙暴.即使如此,这样的气候在一个世纪里也出现不了几次.

    巴利克沮丧的表情,是表明他未能成功地预测沙暴而负疚呢?还是预测出了这次即将降临的灾难的严重程度而恐慌?

    西弗娜自忖道,如果多有点时间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作些准备,情况也许会大不一样.此时他方醒悟,应该对种种先兆有所发现,任何一个善于观察的人都会发现这些先兆突如其来的暴热,陡然上升的气温,大大超出了萨吉坎半岛的正常温度;和煦的北风悄然停止,突然刮起了异常潮湿的南风;平时像幽灵般盘旋于头顶的哈拉鸟和瘦骨嶙峋的秃鹫,南风刮起时,全都张开翅膀,像被恶魔追赶一样,消逝在西部平原那茫茫沙丘的上空.

    多么明显的征兆啊!西弗娜想道,特别是那些哈拉鸟,它们展翅腾空,鸣叫着飞往沙丘的时候.

    可他们呢,只忙于文物发掘,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发掘上,几乎全然不知.现在该怎么办?只好听之任之,任命运安排了,但愿它会改变方向.


第一部 暮色降临2
    很快,北方遥远的天空布满了浅灰色的云层.平时清澈如镜的沙漠上空,变成了乌云密布令人窒息的穹隆.

    云?见着云了吗?我什么云也没见着.

    还是装着不知道吧.


    顷刻间,乌云变成了一头巨大的黑色怪兽,布满了半个天空.南风仍不停地刮着,一点湿气都没有与鼓风炉中吹出的灼热气流没有两样.现在,另一股风迎面吹了过来,强度更加猛烈.两风相遇,强者更强

     "西弗娜! "巴利克高叫道, "风来了,快藏起来! "

     "我会的,我会的! "

    她并不想藏起来.她想在发掘地来回奔跑,很快将场地上的全部东西查看一遍,将帐篷底部边缘拉下,张开双臂抱住那一卷卷宝贵的感光底片,用身子盖住一个月前才发掘出来的八角形房屋的表层,以保护那层美丽的马赛克.但事实证明巴利克是对的.整个疯狂的早晨,为保护发掘现场,西弗娜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现在惟一可做的事,就是到悬崖下的避风处,把身子缩成一团藏起来.期望这一避风处能成为一道天然屏障帮助他们度过这一劫难.

    她朝着悬崖跑去.两条强健有力的腿跑起来特别的轻松,在烤人的砂石上发出啪啪的响声.西弗娜还不满四十岁,对于这位高大健康的女人来说,正处在精力旺盛的时期.对于生活,她一直持乐观态度.但顷刻间,一切都陷入了危难之中:她的事业、强健的身体,甚至生命.

    所有人都拥挤着躲进了悬崖避风处的底部.在崖口,他们临时竖起了几根木柱,拉上帆布,做成一道防风沙的屏障. "请挪动一下. "西弗娜说着挤了进来.

     "夫人, "苏维克呜咽道, "夫人,让风吹回去吧! "好像她是位神力无比的女神仙.西弗娜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刺耳的笑声.监工苏维克向她做了个手势在她看来,那是一个宗教手势.

    其余的工人全都来自东边的小村也向她做着同一手势,嘴里不停地念叨.是祈祷吗?向她祈祷?此时真有些不可思议.这些人,与他们的父辈和祖辈一样,受雇于某位考古学家,一辈子献身于贝克里莫特的发掘工作.他们极富耐心,让古老的建筑露出地面,在沙土中清理出每一件细小的文物.以前他们大概也经历过可怕的沙暴吧?他们总是这样害怕吗?或许这次沙暴是最大的?

     "来了,它刮过来了. "巴利克说道,用双手将脸紧紧地捂住.

    强烈的沙暴向他们猛扑过来.

    起初西弗娜还面向外保持着站立的姿势,透过帆布间的缝隙,观看远处雄伟巨大的城墙.她似乎觉得,只要用眼睛将发掘现场盯住,它就会免遭受难.但是一会儿后,她就顶不住了.难以置信的热流不停地向她袭来,其热度之高,让她感到头昏,甚至眉毛都要燃烧起来.她被迫转过身子,抬起一只胳膊将脸捂住.

    接着,沙尘猛扑过来,挡住了她的全部视线.

    它像一场暴雨,一场由许多沙砾凝结成的瓢泼大雨.一声巨大的雷声响了起来.这哪里是雷声呀,分明是亿万颗砂子撞击地面的声音.伴随这声音还夹杂着其它的声音:沙砾的滑落声、摩擦声和拍打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变成了声声怒吼.西弗娜此时感到无数吨沙子正像瀑布般涌来,埋掉城墙,盖住神殿,淹没大面积分布的住房地基,他们的营地也难幸免于难.

    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埋葬.

    她转过身子,面朝里,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一股极度悲哀的情绪油然而生,她发现自己歇斯底里地恸哭起来,这使她撼动和懊悔.她不想死.为啥想死呢?当然不想.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要比死亡严重得多.

    贝克里莫特,这一世界最闻名的考古现场,人类最古老的城镇,文明的发源地,即将被毁灭这完全是她的疏忽所造成的.自从贝克里莫特被发现后一个半世纪以来,已有好几代杰出的卡尔盖什考古学家在这里从事发掘工作.其中最杰出的是高尔多221,其次是马平、斯廷纽帕特、谢尔比克、纽莫恩等一大批杰出的人物然而现在,西弗娜却愚蠢地将整个场地暴露在外,等着沙暴来袭.

    自从贝克里莫特被沙砾掩埋以来,这一遗址以在地下沉睡了几千年,仍保持着当年的居民们屈服于突变的气候而放弃此地时的情景.从高尔多开始,在那里工作的每一位考古学家都特别小心,只让小部分场地暴露在外,而且还要设立屏障和挡风墙,防备不太可能发生然而一旦发生就非常严重的沙暴.这一做法一直坚持到现在.

    当然,她也按照惯例设立了屏障和挡风墙,但却不是在新的挖掘点和她专注研究的圣殿现场这些贝克里莫特最古老最经典的建筑所处的地方.她急于发掘,满脑子只想着发掘、不断的发掘,把最根本的防范措施都忘了.什么防范措施呀,被她忘得一干二净了.这在当时看来并没有什么不正常,可是现在,她听到的是沙暴那恶魔般的怒吼,看到的是毁灭一切的黑暗天空

    西弗娜此刻想道,死了也许会更好.这样就读不到未来五十年里出版的考古学书籍中对她的评价了:具有丰富资料,记录卡尔盖什早期文明发展史的贝克里莫特考古现场,由于萨罗大学一位名叫西弗娜的野心勃勃的年轻人的疏忽发掘,在一次不幸的灾难中全部毁灭……


     "我想快结束了. "巴利克轻声地说道.

     "什么快结束了? "她问道.

     "沙暴,你听,声音已经小下来了. "


     "我们肯定是被沙子淹没了,所以才听不见外面的声音. "

     "不,西弗娜,我们没有被淹没. "巴利克拽着面前的帆布用力拉了一下.西弗娜透过帆布的缝隙窥见了悬崖和城墙之间的空旷地带.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见到的是清澈的蔚蓝色天空和耀眼的阳光.塔诺和西撒发出的光刚才还暗淡阴冷,现在却是她见到的最漂亮的阳光了.

    沙暴过去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沙子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一切都没有被埋葬?

    城里的一切仍清晰可见:城墙上的巨大石块,闪烁发光的马赛克,太阳神圣殿尖顶的石头.就连大多数的帐篷都还支立着,那些重要的帐篷几乎都安然无恙.只有工人们居住的帐篷毁坏重一些,但花上几小时的工夫就能修好.

    带着惊讶和忐忑不安的心情,西弗娜从避风处走了出来,打量着四周.地上的浮沙已被吹走,发掘带干化夯实的黑色表层仍看得清清楚楚.只是现在与以前有所不同,它的表面被某种奇异的方式划伤,地上干干净净,没有风暴带来的任何沉积物.

    巴利克很惊奇,说道: "先过来的是沙,风紧随其后.风卷起沙子,向我们打来,沙砾几乎在落地的一刹那又被风卷起,带着它们向南飞去.你瞧地上划出了道道伤痕,地表面那层薄薄的浮沙也被风吹走了,五分钟的时间完成了五十年的风化历程.然而 "

    西弗娜几乎没听进一个字.她抓住巴利克的手臂,拉他转过身,背对着发掘地的主现场.

     "看那里. "她说道.

     "哪里?怎么回事? "

     "汤姆博山. "她用手指着说道.

    这位长着宽阔肩膀的地层学家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 "天啦!山被拦腰劈开了! "

    汤姆博山是一座形状怪异的土墩,它位于主城的南部,步行大约需要一刻钟.一百多年来没有任何人对它进行过发掘,从伟大的先驱者高尔多221的第二次探查起,一直没有人对它产生过兴趣,高尔多本人也认为它无足轻重.人们普遍认为,它只是旧时贝克里莫特的居民们倾倒厨房废物的垃圾场所的确,它本身就足以让人产生兴趣的了,但比起发掘现场充满奇迹的其它地方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显然,汤姆博山遭到了风暴最猛烈的袭击:几代考古学家都不想干的事情,一会儿工夫就被沙暴的威力完成了.土丘的风面被划开了道道弯弯曲曲不规则的口子,像道道可怕的伤痕,把斜坡顶部的里层全都露了出来.西弗娜和巴利克这样经验丰富的考古工作者,只要看上一眼,就会明白它的重要.

     "垃圾场的下面是一座城池的遗址, "巴利克低声地说道.

     "我看不止一座,可能是几座, "西弗娜说道.

     "你这么认为? "

     "你瞧,瞧那里,靠左边. "

    巴利克嘘了一声. "在那片宽大的地基下面,那不是一道横直交叉的墙吗? "

     "你说对了. "

    西弗娜突然为之一振,一股暖流流遍全身.她转向巴利克,发现他也惊奇不已.他两眼圆睁,脸色发白.

     "多谢这场风暴! "他鼓足勇气嘶哑着嗓子说道, "我们会从中获得什么,西弗娜? "

     "我也不知道,但我会立即着手去寻找. "她扭头看着悬崖下的避风处,监工苏维克和工人仍在那里恐惧地缩着身子,做成虔诚的样子,用低而颤抖的声音喃喃地祈祷,似乎还未领会他们已经安全地度过了这场可怕的沙暴. "苏维克! "西弗娜高叫道,向他做了个有力的手势.其力量之大,几乎到了愤怒的程度. "出来吧,和你的工人们!我们有事情做了! "

[ 本帖最后由 yankai 于 2007-6-13 11:35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1 00: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面的贴不上去了?
“对不起,您填写的内容(如签名、帖子、短消息等)包含不良内容而无法提交,请返回修改。”
这是为什么?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1 08: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部 暮色降临3,4,5

第一部 暮色降临3

    哈里姆682是一位壮实的大个头男人,年龄五十岁左右,胸部和手臂上的肌肉非常发达,肌肉和皮肤间长着一层厚厚的脂肪.谢林隔着医院房间的窗户仔细地对他研究了一番,立即感到他和哈里姆能和睦相处.

     "我总是偏爱嗯大个子的人, "这位心理学家向凯拉里坦和丘比洛解释道, "因为我的大半辈子都是这样度过的,你明白吗?当然,比起他来,我可没那么健壮. "谢林开心地笑
了笑, "肉在我身上一层层地堆.当然,这个地方除外. "他一边说着,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这位哈里姆是干什么的? "

     "码头搬运工, "凯拉里坦答道, "在乔勒的码头上干了三十五年.在一次彩票抽奖中,他获得了参加神秘隧道开业的入场卷.妻子儿女都去参加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但他却最严重.这使得他非常难堪,一个健壮的大男人,居然会彻底地崩溃. "

     "我很明白这一点, "谢林说道, "我将对此加以考虑.我们这就去和他交谈,行吗? "

    他们走进了房间.

    哈里姆已坐了起来,没精打采地看着屋顶上的转式立体散光灯,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在床对面的墙上.他笑容可掬地看着谢林,但一注意到律师丘比洛跟在院长的后面,脸色就阴了下来,俨然变成了一道冰川.

     "他是干什么的? "哈里姆问道, "又一位律师? "

     "一点不是.这位是谢林501,从萨罗大学来.他来这里帮助你恢复健康. "

     "嗯, "哈里姆鼻音浓重地哼道, "又一位天才!你们究竟给我做了多少好事? "

     "这话很对, "谢林说道, "真正能帮助哈里姆恢复健康的人只有哈里姆自己,对吗?这事你明白我也明白,我也许还能让这个医院里的人也都明白. "他说着在床边坐了下来.肥胖的身体把床压得吱吱作响. "不过,这里的床至少是正宗的.如果它能同时承受我们两人的体重,就很不错了……不喜欢律师,对吗?我也不喜欢.你我算是知音了. "

     "他们除了给人制造痛苦和不幸外,就不会做别的事情了, "哈里姆说道, "他们满脑子坏水,让你说违心的话,诱导你如何如何说,就能得到他们的帮助,最后用你自己的话来整你,为他们开脱罪过.总之,我就是这么看的. "

    谢林抬头看了看凯拉里坦. "有必要让丘比洛参加这次谈话吗?我看没有他,谈话会更顺利一些. "

     "我有权利参加任何 "丘比洛的语气很执拗.

     "请别 "凯拉里坦打断了他的话,言外之音比斯文更有力, "谢林说得对,今天一下子就来三个人,对哈里姆来说太多了.况且,他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

     "这 "丘比洛说着,脸色有些难堪.但很快便转过身子,离开了房间.

    谢林偷偷地向凯拉里坦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在远处的角落里找个地方坐下.然后转身面对床上的病人,嫣然一笑: "很难受,是吗? "

     "让你说中了. "

     "你来这里有多久了? "

    哈里姆耸了耸肩. "我想有一两周了,或许更长一些.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想.自从 "

    他沉默了下来.

     "是乔勒百年博览会吗? "谢林紧追着问道.

     "是的,自从那次乘车参观以来. "

     "已有一两个星期了. "谢林说道.

     "是吗? "哈里姆立即瞪大了眼睛.在医院里住了多久,他并不想知道.

    谢林立即改变策略说道: "我断定,你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你会告诉自己,很想回到码头去.对吗? "

    哈里姆裂嘴笑了笑,说道: "你居然还敢提这事!噢,我巴不得明天就去背藤条箱. "他打量着自己的双手:宽大有力,粗壮的指尖已经磨平,一个手指因伤已变弯曲. "成天躺在这里,肌肉不断地松弛.到我能回去工作时,已不再是一把好手了. "

     "你为何要躺在这里?为何不爬起来,穿上衣服离开这里? "

    凯拉里坦从角落里发出了一声警告.谢林用手示意他保持安静.

    哈里姆惊讶地看了谢林一眼. "爬起来,走出去? "

     "为何不能?你又不是犯人. "

     "但是,如果我那么做如果我那么 "

    码头工哈里姆的声音小了下来.

     "如果那么做了,又会怎样? "谢林问道.

    哈里姆蹙着眉,低头沉默了好一阵子.他几次想开口说话,但一张口又咽了回去.心理学家耐心地等着.最后,哈里姆终于用紧张、嘶哑、压低了一半的声音说道: "我不能出去.是因因因为那黑暗. "他挣扎着终于说了出来.

     "黑暗? "谢林重复道.

    这个词就像某种有形的东西悬挂于他们两人之间.

    哈里姆对此很害怕,甚至有些局促不安.谢林突然意识到,在哈里姆这类人中,这个词很少作为礼貌语使用.在哈里姆看来,这个词,如果还算不上什么淫秽的话,也少不了有亵渎的意思.在卡尔盖什,谁都不愿去想黑暗这两个字.受教育越少的人,就越害怕想到它,害怕有那么一天,天空中那六个亲密友好的太阳会在突然间无故地消逝,代之以极度的黑暗.这一念头让人回避更不愿把它同那两个字联系起来.

     "是的,黑暗, "哈里姆说道, "我害怕的是如果我走出去,我可能会再度置身于黑暗之中.这就是问题所在.黑暗,再度的无际黑暗. "


     "几星期来他的症状完全逆转了. "凯拉里坦轻声地说道, "起初刚好相反,除非给他服用镇静剂,否则就无法将他弄到屋子里来.也就是说,最初是明显的幽闭恐怖症,接下来经过一段时间后,转变成了开放恐怖症.我觉得这是恢复的征兆. "

     "也许是这样, "谢林说道, "如果你不介意 "


    他转向哈里姆,轻声地问道: "你是第一批穿过神秘隧道的人之一,对吗? "

     "在第一天, "哈里姆的声音略带自豪, "那里出售城市彩票.可能售出了上百万张彩票,有一百人中奖,免费游览神秘隧道.我是第五个中奖的人,我和妻子、儿子、两个女儿全都去了.那是第一天. "

     "你能给我简单地谈一下隧道的情况吗? "

     "唔, "哈里姆说道, "那是 "他稍微停顿一下, "你知道,我从未经历过黑暗,从未.就连黑屋子都没有进过.我对此不感兴趣.从小到大,卧室里总有一盏长明灯.婚后有了自己的房子,我还是按习惯在卧室里安了一盏.我的妻子也有同感.经历黑暗,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我的初衷. "

     "可你还是抽了彩票. "

     "是的,就那么一次.姑且把它当作娱乐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一次特殊的经历,或度假.这么大型的博览会,五百年才有一次,不是吗?人们争相购票.我想它一定不同寻常,肯定有好看的.否则,他们怎么会建造它呢?因此,我购了票,获了奖,码头上的每一个人都很嫉妒,他们都希望能获奖,一些人甚至愿出钱买我的奖券 '不, '我说, '此券不出售.我有妻子儿女,这是我们的奖券 ' "

     "对穿越隧道,你一定很激动了? "

     "是,当然啦! "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何时坐的车?感受如何? "

     "嗯 "哈里姆开口说道.他舔了舔嘴唇,注意力似乎转到了很远的地方. "有很多这么大小的车子,车里除了板条做的凳子外,什么都没有.你知道,车子没有顶篷.人们上了车,六人一辆,我们家除外,只有五个人,因为这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不用加上一个陌生人,车子基本上已经满了.接下来听到的是音乐,车子开始徐徐进入隧道,速度很慢,一点不像高速路上的汽车,简直是在爬行.不久便进入了隧道,然后然后 "

    谢林又等了一会. "讲下去, "发现哈里姆没有往下讲的迹象,他说道, "给我讲一讲,我很想知道里面的情况. "

     "然后便是黑暗, "他的声音沙哑,回忆中两手不停地颤抖, "你知道,进入隧道的那一刹那,就像有人扔了一个巨大的帽子盖在你头上,一下子全都变黑了. "他颤抖的双手抖动得更厉害了, "我听到了儿子特尼特的笑声.这小子很聪明,特尼特的确很聪明.他认为黑暗是猥亵的事情,我向你保证,因此他觉得好笑.我叫他闭嘴,接着一个女儿开始哭了起来,我告诉她没事,什么也不用害怕,好歹就一刻钟,应该把它当作一次娱乐,而不是可怕的事情.然后 然后 "

    又是一阵沉默.这次谢林没有催他.

     "然后我感到黑暗向我袭来.黑暗代替了一切黑暗你想像不出它像什么实在是想像不出它有多黑有多黑黑暗黑暗 "

    哈里姆像受了惊厥,突然战栗了一下,忍不住痛哭起来.

     "黑暗哎,这该死的黑暗! "

     "喂,不要怕,这里没啥可怕的.你瞧那阳光多美丽!今天有四个太阳,哈里姆,男子汉,别害怕 "

     "让我来处理这事, "凯拉里坦说道.一听到哭声他就跑到了床边.手里拿着闪亮的注射器,一下子将它锥进了哈里姆那结实的臂膀,哭声立刻小了下来.哈里姆很快恢复了平静,他倒在枕头上,发出无神的微笑.

     "我们得离开他了. "凯拉里坦说道.

     "但是,我几乎还没谈到 "

     "他几个小时都清醒不了,现在,我们可以去吃午饭. "

     "午饭,好的. "谢林心不在焉地说道.使他自己吃惊的是,他一点胃口都没有.他几乎记不起曾经有过这样的感受. "他是最健壮的病人之一吗? "

     "也是最稳定的病人. "

     "那么,其余的人情况如何? "

     "一些精神非常紧张,另一些一半的时间得使用镇静剂.起初,就像我所说的那样,他们拒绝从室外进入屋内.从隧道里出来时,要是没有患上急性幽闭恐怖症,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你明白吗?他们拒绝进入房屋任何房屋,包括宫殿、豪宅、公寓、套房、棚屋、窝棚、坡屋和帐篷. "

    谢林深深地为之一振.他一直在医治那些受黑暗伤害的病人,这也就是他们请他来这里的原因.他可从未听说过有如此严重的病人. "他们都不进入室内吗?他们在哪里睡觉? "

     "在露天里 ".

     "有人试过强制他们进屋吗? "

     "哦,试过,当然试过.此时他们会歇斯底里,有些还想自杀他们朝墙

    跑去,用头使劲撞击.如此这般.一旦弄进了屋,没有特制紧衣或注射强性镇

    静剂,是无法将他们留住的 ".

    谢林看着这位大个子的码头搬运工渐渐入睡,禁不住摇了摇头.

     "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

     "那是第一阶段的症状.哈里姆的症状属于第二阶段开放恐怖症.他已经适应了这里,全部症状已经逆转.他知道医院里是安全的,二十四小时都有灯光.尽管能透过窗户看到太阳,他仍然害怕去室外.他认为室外是漆黑一片. "


     "但那也太荒谬了 ",谢林说道, "室外根本没有什么黑暗 ".

    话一说完,他就感到自己有些犯傻.

    不过,凯拉里坦给他挽回了面子. "我们都明白这一点,谢林博士,任何一个健全的人都不会那么认为.但问题是,在神秘隧道中受过创伤的人,神志已不再清醒 ".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谢林害羞地说道.

     "今天晚些时候,你可以去看看我们的其他病人 ",凯拉里坦说道, "也许他们会给你提供更广阔的视角,帮助你研究这一问题.明天我们再带你去察看隧道.我们已将它关闭.当然,尽管我们知道这样做有困难,市里的元老们正渴望着寻找某种方式让它从新开放.我知道,投资很大.我们还是先吃午饭吧,博士? "

     "午饭,好 ".谢林重复道,但却感到越来越没有胃口.


第一部 暮色降临4
    萨罗大学天文台的巨大圆顶,在天文台山长满树的山坡上高高地凸起,十分壮观,经午后的太阳一照射,显得格外耀眼夺目.多维姆这颗红色的小太阳已落到了地平线下,但奥纳斯仍高高地挂在西边的空中,特雷和帕特鲁,在东边的天空与奥纳斯形成对角,发出强烈的光芒,照射在天文台那巨大的穹顶上.在五公里外的萨罗市区,比尼25这位身材高挑而干练的年轻人,迈着轻盈的步伐,在与雷斯塔717合租的小型套房中风风火火地走来走去,收集论文和书籍.雷斯塔张着双腿舒适地躺在小三人沙发的旧绿色垫子上,皱眉蹙额,仰视着他.

     "要去哪,比尼? "

     "去天文台 ".

     "这不是还早嘛,平时都是奥纳斯落山后才去,离那时还有几个小时 ".

     "我今天有个约会,雷斯塔 ".

    她向他投去一道温情而诱人的目光.他们两人都是研究生,都二十七、八岁,都是教授助理.他搞天文,她搞生物,他们成为合同夫妻才七个月.关系仍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但是问题已经出现了.他上班较晚,一般是在天空中太阳较少的时候;她却是在奥纳斯金色的阳光照耀下,最赋生机最明亮的大白天.

    近来,他把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了天文台,这是因为他们很少同时醒来.比尼知道,这对她很难,对自己也很难.再说,他所从事的卡尔盖什运行轨道的研究工作一直需要人手.研究已经深入到困难较大的阶段,既有挑战性,又让人担心.要是雷斯塔能够耐心地等待几个星期,一个月,两个月,或者更长一点时间,那该有多好.

     "今晚你多呆一会不行吗? "她问道.

    他的心情很沉重.雷斯塔向他做出了 "过来玩一会儿 "的表情.让人难以拒绝,他确实也不想拒绝.但耶莫特和法诺肯定在等他.

     "我给你说过.我有一个 "

     "约会,是吗?这,我也有,那就是和你. "

     "我? "

     "昨天你说过,今天下午你有一段空闲时间.我一直期待着此时的到来,你知道吗?我特意空出这段时间在上午就把实验室的工作做完了,实际上,就是 "

    真糟糕,比尼想道.他的确记得说过这事,把与两个青年学生见面的事全都给忘了.

    她生气了,但脸上仍挂着笑容,她克制住自己,把戏演得不文不火.比尼真想把法诺和耶莫特忘掉,立即冲向她.但是如果这样做了,他可能会晚到一个小时,说不定是两个小时,这对他们不公平.

    然而,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极想知道他们的计算是否与他的相符.

    实事求是讲,这事让他很为难:一面是雷斯塔的强烈要求,另一面是解决重大科学问题的强烈愿望.按理他必须准时赴约,但他的确答应过同雷斯塔 '约会 ',这事使他乱了方寸这不仅仅是义务,而且还是欢乐.

     "瞧, "他走到沙发边拉着雷斯塔的手说道, "我不能同时做两件事情,对吗?昨天我给你讲那事的时候,把法诺与耶莫特要在天文台和我见面的事情忘了.我们做笔交易怎么样,等我去那里处理完事情,我就悄悄地溜回来,就几个小时,你看怎么样? "

     "到了傍晚你又该给那些小行星拍照了. "她说道,把嘴噘得老高,这次没有了笑容.

     "该死!不过,我可以请蒂尔兰多、希克南或另外某个人帮我做这事.在奥纳斯下山时,一定回来,我向你保证.

     "保证? "

    他用劲地握了一下她的手,嬉笑着向她做了个鬼脸. "这次我一定说话算数.不信,你可以和我打赌.你不会生气吧? "

     "这 "

     "我会尽快把法诺和耶莫特的事情处理完. "

     "你最好 "当他再度整理文件的时候,她说道, "与法诺和耶莫特的事情是什么事情?真的就那么重要? "

     "实验室工作,对万有引力进行研究. "

     "我看,并不像你说的那么重要. "

     "但愿能证明对谁都不重要, "比尼答道, "但我必须将它弄清楚. "

     "我也希望能明白你所谈的事情. "

    他看了一眼手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想,最多只能呆一两分钟了. "难道你不知道近来我一直在研究卡尔盖什如何环绕奥纳斯运转的问题吗? "

     "不知道. "

     "那好,你听着.几个星期以前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反常现象.我的轨道数据与万有引力定理不符.我对它进行了复查,仍跟上次一样,于是又进行了第三次、第四次.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与第一次一样. "

     "啊,比尼,我对此非常遗憾.我知道,你尽这么大的努力,是为了证实自己的结论是错误的 "

     "要是证明是正确的呢? "

     "但是你说 "

     "在这一点上,我不知道我的计算是正确还是错误.就我所知,它是正确的,但是这一结果似乎让人不能接受.我一遍又一遍地进行了检查,结果都一样.经过多方查证和反复核对,都证明我没有计算错误.但现在的结论又是个让人不能相信的结论.惟一的解释是,此事始于一个愚蠢的假设,此后我做的一切都未能逃脱这一怪圈,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检验,得出的结论都是错误的.可能某一根本问题在假定的基础阶段被忽视了.假如获得的某一行星的数据是错误的,算出的轨道参数也就是错误的,无论其它计算是如何的精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明白了. "

     "所以,我把这一问题给了法诺和耶莫特,事先没有告诉他们真正的原因,要他们从头开始计算一遍.他们俩都很出色,对他们的计算能力,我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们得出的结论与我的相同,即使是完全排除了我人为造成的推理错误,从另外的角度得出的,我都将承认我的计算是正确的. "


     "他们的计算不可能对,比尼.你不是说过你的发现与万有引力定律相反吗? "

     "要是万有引力定律也是错误的呢,雷斯塔? "

     "什么?你说什么? "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表现出极大的迷惑不解.

     "你知道问题的关键了吧? "比尼问道. "这就是我为什么急于知道法诺和耶莫特的结果的缘故? "

     "不, "她说道, "我一点也不明白! "

     "以后我会告诉你的,我向你保证. "

     "比尼 "她有些失望.

     "我得走了,会尽快回来.我向你保证,雷斯塔,我一定说话算数! "


第一部 暮色降临5
    西弗娜稍事停顿,去工具棚里取了把铁镐和刷子.工具棚已被吹歪,但仍相当完好.然后爬上汤姆博山的坡上,巴利克拖着沉重的身子紧随其后.青年艾利斯18此刻已从避风处走了出来,站在下面看着他们.苏维克和全体工人隔着一段距离站在他的身后,一边观看,一边搔脑袋,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小心, "当来到沙暴掀开处的边缘时,西弗娜大声地向巴利克说道, "我要做一试探性挖
掘. "

     "不先拍照吗? "

     "我叫你小心点! "她厉声地说道.一镐挖下去,松散的泥土像雨点般撒落在他的肩上和头上.

    他跳到一边,吐着嘴里的沙子.

     "对不起, "她说道,看也不看他一眼.又一镐挖了下去,增大了风撕开的口子.她知道,这样乱掘乱挖,不合技术要求.她杰出的导师,已故考古学家希比克一定会在墓中碾转不安.考古这一科学的创始人尊敬的高尔多221--无疑会在考古学家这一万神殿的圣坛上俯视着她,伤心地摇头.

    另一方面,希比克和高尔多都有机会对汤姆博山进行发掘,但他们都没有做到.如果说她有些过分激动,或者说太急于挖掘的话,他们一定会原谅她的.既然沙暴这一看似的灾难已经变成天降的好运,既然显然可能毁灭的事业出乎意料地变成了创业,西弗娜决不会退却去发现埋藏在那里的东西,不会,决不会!

     "瞧, "她嘟哝道,敲开一大块表土,用刷子刷了刷, "这一庞大城市的基层下面,有一层木炭层.这里肯定曾被大火烧毁.但再往下看,你会发现木炭层的下面是另一座纵横交错的城市在这座城市之上,市民们又突然扔掉了另一座巨大的城市 "

     "西弗娜 "巴利克担忧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但至少让我先看一看这里有什么吧.就一会儿,然后就按正规的办法挖掘. "她感到从头到脚都在冒汗,睁大的双眼有些发疼, "你瞧,现在我们是在靠近山顶的地方,已经发现了两座城池.我猜想如果我们把口子再往下拉一点,就一定能发现那座纵横交错的城市的基层.我想,一定会的!一定会!就在那里!巴利克,到黄昏时分你就会见到.不信,就等着瞧! "

    她用铁镐的尖头指着地上洋洋得意地说道.

    靠近纵横交错城市的基脚的上方,一道黑色的炭线清晰可辨.与上一座城一样,下面这座城也毁于大火.种种迹象表明,下面这座城是在比它更古老的一个村寨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

    巴利克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了,与西弗娜一道,挖着坡面的表层,使里层暴露出来.他们正处于底层和顶上破坏层的中部.艾利斯朝着他们大喊,问他们究竟在干些什么,但他们却置之不理,带着迫切而好奇的心情,急速地挖刨着原始的沙盖层,三英寸、六英寸、八英寸不停地向下挖着.

     "看见这里了吗? "西弗娜大叫道.

     "看见了,又是一座村寨.但它是什么建筑风格?你知道吗? "

    她耸了耸肩. "我看是一种新的风格. "

     "我看也是,无庸置疑,它非常古老. "

     "是不用怀疑.但不是这里最古老的,不过也不多见. "西弗娜朝下窥视着远处的丘底, "巴利克,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这里有五座城池,也许有六座、七座,或许是八座,每一座都基于另一座之上.也许你我的后半辈子都要花在这座山丘上了. "

    两人若惊若喜地彼此看了看.

     "现在我们最好退下去照几张照片. "他轻声地说道.

     "是的,是的,最好这样. "她突然感到自己几乎镇静了下来.冒失的乱劈乱挖应该停止了,她想.是恢复专业挖掘的时候了,是要像学者一样(而不是寻宝者或新闻记者)接近这座山的时候了.

    首先巴利克从各个角度进行拍照,然后对表层土进行取样并放进标本管里,一步一步按照正规程序进行操作.接下来便是槽探大胆向山的深处发掘,探明我们真正可能获取的东西.

    最后,她告诉自己:我们将一层一层地对山丘进行发掘,将对它进行肢解,刨去上层,了解下层,直至原始层.届时,她将郑重宣布:我们对卡尔盖什史前情况的了解,比自第一位考古学家对贝克里莫特进行发掘以来所有先辈对它的了解还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1 08: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部 暮色降临3

哈里姆682是一位壮实的大个头男人,年龄五十岁左右,胸部和手臂上的肌肉非常发达,肌肉和皮肤间长着一层厚厚的脂肪.谢林隔着医院房间的窗户仔细地对他研究了一番,立即感到他和哈里姆能和睦相处.

     "我总是偏爱嗯大个子的人, "这位心理学家向凯拉里坦和丘比洛解释道, "因为我的大半辈子都是这样度过的,你明白吗?当然,比起他来,我可没那么健壮. "谢林开心地笑
了笑, "肉在我身上一层层地堆.当然,这个地方除外. "他一边说着,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这位哈里姆是干什么的? "

     "码头搬运工, "凯拉里坦答道, "在乔勒的码头上干了三十五年.在一次彩票抽奖中,他获得了参加神秘隧道开业的入场卷.妻子儿女都去参加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但他却最严重.这使得他非常难堪,一个健壮的大男人,居然会彻底地崩溃. "

     "我很明白这一点, "谢林说道, "我将对此加以考虑.我们这就去和他交谈,行吗? "

    他们走进了房间.

    哈里姆已坐了起来,没精打采地看着屋顶上的转式立体散光灯,五颜六色的灯光照在床对面的墙上.他笑容可掬地看着谢林,但一注意到律师丘比洛跟在院长的后面,脸色就阴了下来,俨然变成了一道冰川.

     "他是干什么的? "哈里姆问道, "又一位律师? "

     "一点不是.这位是谢林501,从萨罗大学来.他来这里帮助你恢复健康. "

     "嗯, "哈里姆鼻音浓重地哼道, "又一位天才!你们究竟给我做了多少好事? "

     "这话很对, "谢林说道, "真正能帮助哈里姆恢复健康的人只有哈里姆自己,对吗?这事你明白我也明白,我也许还能让这个医院里的人也都明白. "他说着在床边坐了下来.肥胖的身体把床压得吱吱作响. "不过,这里的床至少是正宗的.如果它能同时承受我们两人的体重,就很不错了……不喜欢律师,对吗?我也不喜欢.你我算是知音了. "

     "他们除了给人制造痛苦和不幸外,就不会做别的事情了, "哈里姆说道, "他们满脑子坏水,让你说违心的话,诱导你如何如何说,就能得到他们的帮助,最后用你自己的话来整你,为他们开脱罪过.总之,我就是这么看的. "

    谢林抬头看了看凯拉里坦. "有必要让丘比洛参加这次谈话吗?我看没有他,谈话会更顺利一些. "

     "我有权利参加任何 "丘比洛的语气很执拗.

     "请别 "凯拉里坦打断了他的话,言外之音比斯文更有力, "谢林说得对,今天一下子就来三个人,对哈里姆来说太多了.况且,他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

     "这 "丘比洛说着,脸色有些难堪.但很快便转过身子,离开了房间.

    谢林偷偷地向凯拉里坦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在远处的角落里找个地方坐下.然后转身面对床上的病人,嫣然一笑: "很难受,是吗? "

     "让你说中了. "

     "你来这里有多久了? "

    哈里姆耸了耸肩. "我想有一两周了,或许更长一些.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想.自从 "

    他沉默了下来.

     "是乔勒百年博览会吗? "谢林紧追着问道.

     "是的,自从那次乘车参观以来. "

     "已有一两个星期了. "谢林说道.

     "是吗? "哈里姆立即瞪大了眼睛.在医院里住了多久,他并不想知道.

    谢林立即改变策略说道: "我断定,你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你会告诉自己,很想回到码头去.对吗? "

    哈里姆裂嘴笑了笑,说道: "你居然还敢提这事!噢,我巴不得明天就去背藤条箱. "他打量着自己的双手:宽大有力,粗壮的指尖已经磨平,一个手指因伤已变弯曲. "成天躺在这里,肌肉不断地松弛.到我能回去工作时,已不再是一把好手了. "

     "你为何要躺在这里?为何不爬起来,穿上衣服离开这里? "

    凯拉里坦从角落里发出了一声警告.谢林用手示意他保持安静.

    哈里姆惊讶地看了谢林一眼. "爬起来,走出去? "

     "为何不能?你又不是犯人. "

     "但是,如果我那么做如果我那么 "

    码头工哈里姆的声音小了下来.

     "如果那么做了,又会怎样? "谢林问道.

    哈里姆蹙着眉,低头沉默了好一阵子.他几次想开口说话,但一张口又咽了回去.心理学家耐心地等着.最后,哈里姆终于用紧张、嘶哑、压低了一半的声音说道: "我不能出去.是因因因为那黑暗. "他挣扎着终于说了出来.

     "黑暗? "谢林重复道.

    这个词就像某种有形的东西悬挂于他们两人之间.

    哈里姆对此很害怕,甚至有些局促不安.谢林突然意识到,在哈里姆这类人中,这个词很少作为礼貌语使用.在哈里姆看来,这个词,如果还算不上什么淫秽的话,也少不了有亵渎的意思.在卡尔盖什,谁都不愿去想黑暗这两个字.受教育越少的人,就越害怕想到它,害怕有那么一天,天空中那六个亲密友好的太阳会在突然间无故地消逝,代之以极度的黑暗.这一念头让人回避更不愿把它同那两个字联系起来.

     "是的,黑暗, "哈里姆说道, "我害怕的是如果我走出去,我可能会再度置身于黑暗之中.这就是问题所在.黑暗,再度的无际黑暗. "


     "几星期来他的症状完全逆转了. "凯拉里坦轻声地说道, "起初刚好相反,除非给他服用镇静剂,否则就无法将他弄到屋子里来.也就是说,最初是明显的幽闭恐怖症,接下来经过一段时间后,转变成了开放恐怖症.我觉得这是恢复的征兆. "

     "也许是这样, "谢林说道, "如果你不介意 "


    他转向哈里姆,轻声地问道: "你是第一批穿过神秘隧道的人之一,对吗? "

     "在第一天, "哈里姆的声音略带自豪, "那里出售城市彩票.可能售出了上百万张彩票,有一百人中奖,免费游览神秘隧道.我是第五个中奖的人,我和妻子、儿子、两个女儿全都去了.那是第一天. "

     "你能给我简单地谈一下隧道的情况吗? "

     "唔, "哈里姆说道, "那是 "他稍微停顿一下, "你知道,我从未经历过黑暗,从未.就连黑屋子都没有进过.我对此不感兴趣.从小到大,卧室里总有一盏长明灯.婚后有了自己的房子,我还是按习惯在卧室里安了一盏.我的妻子也有同感.经历黑暗,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我的初衷. "

     "可你还是抽了彩票. "

     "是的,就那么一次.姑且把它当作娱乐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一次特殊的经历,或度假.这么大型的博览会,五百年才有一次,不是吗?人们争相购票.我想它一定不同寻常,肯定有好看的.否则,他们怎么会建造它呢?因此,我购了票,获了奖,码头上的每一个人都很嫉妒,他们都希望能获奖,一些人甚至愿出钱买我的奖券 '不, '我说, '此券不出售.我有妻子儿女,这是我们的奖券 ' "

     "对穿越隧道,你一定很激动了? "

     "是,当然啦! "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何时坐的车?感受如何? "

     "嗯 "哈里姆开口说道.他舔了舔嘴唇,注意力似乎转到了很远的地方. "有很多这么大小的车子,车里除了板条做的凳子外,什么都没有.你知道,车子没有顶篷.人们上了车,六人一辆,我们家除外,只有五个人,因为这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不用加上一个陌生人,车子基本上已经满了.接下来听到的是音乐,车子开始徐徐进入隧道,速度很慢,一点不像高速路上的汽车,简直是在爬行.不久便进入了隧道,然后然后 "

    谢林又等了一会. "讲下去, "发现哈里姆没有往下讲的迹象,他说道, "给我讲一讲,我很想知道里面的情况. "

     "然后便是黑暗, "他的声音沙哑,回忆中两手不停地颤抖, "你知道,进入隧道的那一刹那,就像有人扔了一个巨大的帽子盖在你头上,一下子全都变黑了. "他颤抖的双手抖动得更厉害了, "我听到了儿子特尼特的笑声.这小子很聪明,特尼特的确很聪明.他认为黑暗是猥亵的事情,我向你保证,因此他觉得好笑.我叫他闭嘴,接着一个女儿开始哭了起来,我告诉她没事,什么也不用害怕,好歹就一刻钟,应该把它当作一次娱乐,而不是可怕的事情.然后 然后 "

    又是一阵沉默.这次谢林没有催他.

     "然后我感到黑暗向我袭来.黑暗代替了一切黑暗你想像不出它像什么实在是想像不出它有多黑有多黑黑暗黑暗 "

    哈里姆像受了惊厥,突然战栗了一下,忍不住痛哭起来.

     "黑暗哎,这该死的黑暗! "

     "喂,不要怕,这里没啥可怕的.你瞧那阳光多美丽!今天有四个太阳,哈里姆,男子汉,别害怕 "

     "让我来处理这事, "凯拉里坦说道.一听到哭声他就跑到了床边.手里拿着闪亮的注射器,一下子将它锥进了哈里姆那结实的臂膀,哭声立刻小了下来.哈里姆很快恢复了平静,他倒在枕头上,发出无神的微笑.

     "我们得离开他了. "凯拉里坦说道.

     "但是,我几乎还没谈到 "

     "他几个小时都清醒不了,现在,我们可以去吃午饭. "

     "午饭,好的. "谢林心不在焉地说道.使他自己吃惊的是,他一点胃口都没有.他几乎记不起曾经有过这样的感受. "他是最健壮的病人之一吗? "

     "也是最稳定的病人. "

     "那么,其余的人情况如何? "

     "一些精神非常紧张,另一些一半的时间得使用镇静剂.起初,就像我所说的那样,他们拒绝从室外进入屋内.从隧道里出来时,要是没有患上急性幽闭恐怖症,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你明白吗?他们拒绝进入房屋任何房屋,包括宫殿、豪宅、公寓、套房、棚屋、窝棚、坡屋和帐篷. "

    谢林深深地为之一振.他一直在医治那些受黑暗伤害的病人,这也就是他们请他来这里的原因.他可从未听说过有如此严重的病人. "他们都不进入室内吗?他们在哪里睡觉? "

     "在露天里 ".

     "有人试过强制他们进屋吗? "

     "哦,试过,当然试过.此时他们会歇斯底里,有些还想自杀他们朝墙

    跑去,用头使劲撞击.如此这般.一旦弄进了屋,没有特制紧衣或注射强性镇

    静剂,是无法将他们留住的 ".

    谢林看着这位大个子的码头搬运工渐渐入睡,禁不住摇了摇头.

     "真是个可怜的家伙 ".

     "那是第一阶段的症状.哈里姆的症状属于第二阶段开放恐怖症.他已经适应了这里,全部症状已经逆转.他知道医院里是安全的,二十四小时都有灯光.尽管能透过窗户看到太阳,他仍然害怕去室外.他认为室外是漆黑一片. "


     "但那也太荒谬了 ",谢林说道, "室外根本没有什么黑暗 ".

    话一说完,他就感到自己有些犯傻.

    不过,凯拉里坦给他挽回了面子. "我们都明白这一点,谢林博士,任何一个健全的人都不会那么认为.但问题是,在神秘隧道中受过创伤的人,神志已不再清醒 ".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谢林害羞地说道.

     "今天晚些时候,你可以去看看我们的其他病人 ",凯拉里坦说道, "也许他们会给你提供更广阔的视角,帮助你研究这一问题.明天我们再带你去察看隧道.我们已将它关闭.当然,尽管我们知道这样做有困难,市里的元老们正渴望着寻找某种方式让它从新开放.我知道,投资很大.我们还是先吃午饭吧,博士? "

     "午饭,好 ".谢林重复道,但却感到越来越没有胃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1 08: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部 暮色降临4

第一部 暮色降临4
    萨罗大学天文台的巨大圆顶,在天文台山长满树的山坡上高高地凸起,十分壮观,经午后的太阳一照射,显得格外耀眼夺目.多维姆这颗红色的小太阳已落到了地平线下,但奥纳斯仍高高地挂在西边的空中,特雷和帕特鲁,在东边的天空与奥纳斯形成对角,发出强烈的光芒,照射在天文台那巨大的穹顶上.在五公里外的萨罗市区,比尼25这位身材高挑而干练的年轻人,迈着轻盈的步伐,在与雷斯塔717合租的小型套房中风风火火地走来走去,收集论文和书籍.雷斯塔张着双腿舒适地躺在小三人沙发的旧绿色垫子上,皱眉蹙额,仰视着他.

     "要去哪,比尼? "

     "去天文台 ".

     "这不是还早嘛,平时都是奥纳斯落山后才去,离那时还有几个小时 ".

     "我今天有个约会,雷斯塔 ".

    她向他投去一道温情而诱人的目光.他们两人都是研究生,都二十七、八岁,都是教授助理.他搞天文,她搞生物,他们成为合同夫妻才七个月.关系仍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但是问题已经出现了.他上班较晚,一般是在天空中太阳较少的时候;她却是在奥纳斯金色的阳光照耀下,最赋生机最明亮的大白天.

    近来,他把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了天文台,这是因为他们很少同时醒来.比尼知道,这对她很难,对自己也很难.再说,他所从事的卡尔盖什运行轨道的研究工作一直需要人手.研究已经深入到困难较大的阶段,既有挑战性,又让人担心.要是雷斯塔能够耐心地等待几个星期,一个月,两个月,或者更长一点时间,那该有多好.

     "今晚你多呆一会不行吗? "她问道.

    他的心情很沉重.雷斯塔向他做出了 "过来玩一会儿 "的表情.让人难以拒绝,他确实也不想拒绝.但耶莫特和法诺肯定在等他.

     "我给你说过.我有一个 "

     "约会,是吗?这,我也有,那就是和你. "

     "我? "

     "昨天你说过,今天下午你有一段空闲时间.我一直期待着此时的到来,你知道吗?我特意空出这段时间在上午就把实验室的工作做完了,实际上,就是 "

    真糟糕,比尼想道.他的确记得说过这事,把与两个青年学生见面的事全都给忘了.

    她生气了,但脸上仍挂着笑容,她克制住自己,把戏演得不文不火.比尼真想把法诺和耶莫特忘掉,立即冲向她.但是如果这样做了,他可能会晚到一个小时,说不定是两个小时,这对他们不公平.

    然而,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极想知道他们的计算是否与他的相符.

    实事求是讲,这事让他很为难:一面是雷斯塔的强烈要求,另一面是解决重大科学问题的强烈愿望.按理他必须准时赴约,但他的确答应过同雷斯塔 '约会 ',这事使他乱了方寸这不仅仅是义务,而且还是欢乐.

     "瞧, "他走到沙发边拉着雷斯塔的手说道, "我不能同时做两件事情,对吗?昨天我给你讲那事的时候,把法诺与耶莫特要在天文台和我见面的事情忘了.我们做笔交易怎么样,等我去那里处理完事情,我就悄悄地溜回来,就几个小时,你看怎么样? "

     "到了傍晚你又该给那些小行星拍照了. "她说道,把嘴噘得老高,这次没有了笑容.

     "该死!不过,我可以请蒂尔兰多、希克南或另外某个人帮我做这事.在奥纳斯下山时,一定回来,我向你保证.

     "保证? "

    他用劲地握了一下她的手,嬉笑着向她做了个鬼脸. "这次我一定说话算数.不信,你可以和我打赌.你不会生气吧? "

     "这 "

     "我会尽快把法诺和耶莫特的事情处理完. "

     "你最好 "当他再度整理文件的时候,她说道, "与法诺和耶莫特的事情是什么事情?真的就那么重要? "

     "实验室工作,对万有引力进行研究. "

     "我看,并不像你说的那么重要. "

     "但愿能证明对谁都不重要, "比尼答道, "但我必须将它弄清楚. "

     "我也希望能明白你所谈的事情. "

    他看了一眼手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想,最多只能呆一两分钟了. "难道你不知道近来我一直在研究卡尔盖什如何环绕奥纳斯运转的问题吗? "

     "不知道. "

     "那好,你听着.几个星期以前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反常现象.我的轨道数据与万有引力定理不符.我对它进行了复查,仍跟上次一样,于是又进行了第三次、第四次.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与第一次一样. "

     "啊,比尼,我对此非常遗憾.我知道,你尽这么大的努力,是为了证实自己的结论是错误的 "

     "要是证明是正确的呢? "

     "但是你说 "

     "在这一点上,我不知道我的计算是正确还是错误.就我所知,它是正确的,但是这一结果似乎让人不能接受.我一遍又一遍地进行了检查,结果都一样.经过多方查证和反复核对,都证明我没有计算错误.但现在的结论又是个让人不能相信的结论.惟一的解释是,此事始于一个愚蠢的假设,此后我做的一切都未能逃脱这一怪圈,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检验,得出的结论都是错误的.可能某一根本问题在假定的基础阶段被忽视了.假如获得的某一行星的数据是错误的,算出的轨道参数也就是错误的,无论其它计算是如何的精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明白了. "

     "所以,我把这一问题给了法诺和耶莫特,事先没有告诉他们真正的原因,要他们从头开始计算一遍.他们俩都很出色,对他们的计算能力,我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们得出的结论与我的相同,即使是完全排除了我人为造成的推理错误,从另外的角度得出的,我都将承认我的计算是正确的. "


     "他们的计算不可能对,比尼.你不是说过你的发现与万有引力定律相反吗? "

     "要是万有引力定律也是错误的呢,雷斯塔? "

     "什么?你说什么? "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表现出极大的迷惑不解.

     "你知道问题的关键了吧? "比尼问道. "这就是我为什么急于知道法诺和耶莫特的结果的缘故? "

     "不, "她说道, "我一点也不明白! "

     "以后我会告诉你的,我向你保证. "

     "比尼 "她有些失望.

     "我得走了,会尽快回来.我向你保证,雷斯塔,我一定说话算数!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11 11: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别急,慢慢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1 12: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部 暮色降临 上.txt

需要重新拍一下版,原来的版有点问题,只能慢慢贴啦

第1部 暮色降临 1~9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飞翔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1 21: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部 暮色降临 下.txt   10~17

[ 本帖最后由 yankai 于 2007-6-12 21:04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飞翔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2 13: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暮的第二部名字就是叫日暮很拗口吧

第2部 日暮.txt  18~27

[ 本帖最后由 yankai 于 2007-6-12 21:04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飞翔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2 21: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部 黎明 上 28~35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飞翔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3 11: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部 黎明 下 36~44终于弄完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飞翔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6-13 12: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书主要将的是一个什么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6-15 20: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realzy09 于 2007-6-13 12:54 发表
这本书主要将的是一个什么故事??


参看 http://bbs.flyine.net/thread-44087-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9 23: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来看看,多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飞翔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飞翔·科幻网

GMT+8, 2017-11-23 02:35 , Processed in 0.09114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