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网◎科幻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飞翔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5|回复: 3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杀死过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18: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注定要成为一部充满了争议的作品。这首先是因为它确实优点和缺点一样突出;其次……拜托,这可是“星战”正统续作耶。经典的下一代未必能继承经典,但一定会继承争议。

《星球大战7》充满了争议。路人们会争论,它处处套路的故事中是颇有亮点还是处处平庸?粉丝们会争论,它对《星球大战4:新希望》的复刻是致敬经典还是敷衍偷懒?不过,这样的争论不能否定导演J·J·艾布拉姆斯做出了商业上最保险的决定,这样的争论亦不能阻止《星球大战7》登上北美影史票房第一。但人们仍不禁怀疑,这样的成绩,不过是受到了“正传”经典的庇佑。

现在回头来看,我个人认为,《星球大战7》是受了庇佑的。而且,它本可以在“商业上保险”之余做得更好。
《星球大战8》同样充满了争议——没办法,这就是生在帝王家的难处。对路人而言,争议依旧是故事上的——交代是否清楚,逻辑是否合理,等等;而对粉丝而言,争议点与《星球大战7》截然相反:《星球大战8》做出了与前作,尤其是“正传”三部曲一刀两断的姿态,这是对经典的推陈出新,还是赤裸裸的背叛?

所以接下来,我就对路人和粉丝可能出现的争议点,说说我的看法。但无论如何,《星球大战8》是一部充满反叛精神的电影——不仅表现在它与前作的关系上,也表现在它的故事创作本身——这一点应该值得肯定。

《星球大战8》的故事

就故事而言,《星球大战8》肯定是有问题的。
第一,四条故事线,即使有152分钟的故事时长也依然显得有些捉襟见肘。而且有的时候四条线的衔接也不够顺畅,譬如当蕾伊、芬恩、凯洛·伦三条线都有进展时,抵抗组织却一直在跑路。有至少三次,画面一切回抵抗组织,就是其主力舰MC85重型巡洋舰“拉杜斯号”(MC85 Heavy Cruiser Raddus)正在吃炮弹。抵抗组织被设定偏弱,容易又搞成个人英雄主义——这可是本片要大力批判的。

第二,莱娅在宇宙中使用原力安然返回的桥段,实在是俗出天际了,以至于与整部电影反俗套的做派格格不入。在那个时刻我只能想到一句名言,那就是:抱歉,会原力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第三,我们刚才已经说到反俗套了,现在着重说一下。故事中的反俗套、反高潮层出不穷,有用得好的,也有用得差的。用得差的,大概就是斯诺克死于话多了。也不是说他完全不能死,只是在“星战”正史小说“余波”三部曲(Aftermath Trilogy)里提到,帝国皇帝帕尔帕廷认为在未知空间存在原力黑暗面的某种起源。这个黑暗的存在正在向他发信号。而且这个信号只有他能感受到,连达斯·维德都感受不到。因此,帕尔帕廷要找到这个信号的源头。这个记述使得粉丝们相信斯诺克就是这个强大的黑暗存在,一个匹敌甚至强于西斯皇帝的存在——但是他被小屁孩凯洛·伦轻易干掉了。那么现在就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斯诺克不是这个强大的黑暗存在,这个强大的黑暗存在依然蛰伏;要么斯诺克就是这个强大的黑暗存在,但编剧发动剧情杀把他干掉了。前一种解释让人觉得好好的伏笔被浪费了,后一种解释让人觉得这个正史体系不够自洽——无论是哪种,给人感觉都挺糟糕的。

至于用得比较好的反俗套,我认为卢克随手扔掉光剑、芬恩对超空间追踪器的突袭失败、DJ最终也没有帮助芬恩、蕾伊是无名之辈,都在其列。“蕾伊是无名之辈”这一点似乎还是受到很多粉丝抵触,这一点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除了故事以外,《星球大战8》的摄影和美术都很棒,尤其是整部电影的红白色调。电影中的太空战设计平平,但蕾伊、凯洛·伦与精锐近卫队(Elite Praetorian Guard)的近身格斗非常精彩。

克瑞特(Crait)战役有向霍斯(Hoth)战役致敬的感觉,但地表的白色盐与其下的红色矿物质泥土有极富自身特色,这比单纯的复刻更好。

《星球大战8》的故事与前作故事

如前所述,《星球大战7》复刻《星球大战4》在商业上是保险之举,完成得也中规中矩,最后票房大卖,皆大欢喜。但它开了一个不好的头,那就是限制了后面两部电影的发挥。《星球大战7》定下了抵抗组织对阵第一秩序的基调,那么后两部故事无疑又得是以卵击石以寡击众最终胜利的故事。
尤其是2016年刚刚上映过义军同盟反抗帝国的电影,2017年就上映抵抗组织反抗第一秩序的电影。琴·厄索前脚刚说:
希望是义军之基石。
Rebellions are built on hope.
波·达默龙后脚就说:
我们是星星之火,终将成燎原之势,毁灭第一秩序。
We are the spark that will light the firethat will burn the First Order down.
两句台词都很经典。但考虑到他们在剧情上仅相隔了30多年,不禁觉得义军同盟这波人算是白死了。30年前就是星星之火,30年后还是星星之火。而且50余年间,帝国取代旧共和国,义军同盟(新共和国)取代帝国,第一秩序(几乎)取代新共和国,抵抗组织又想取代第一秩序,只想说编剧你和银河系人民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要这样玩人家。

《星球大战7》出于商业上保险的考虑,复刻了“正传”三部曲的设定,事实上是给《星球大战8》留下了一个不好接手的摊子。因为相似的设定下,后人怎么拍也不可能拍得过《星球大战5:帝国反击战》。前人偷懒,把后人的路给堵死了。

这里就要佩服《星球大战8》导演和编剧莱恩·约翰逊,还是找出了一条路,既圆了前作,又开了新路。这就是为什么尽管《星球大战8》有各种问题,我还是愿意给它一个好评:戴着脚镣跳舞不容易。

在故事的反俗套之下,体现的是《星球大战8》反思。为什么银河系的历史不断地重复它自己?当然,作为观众我们知道,这是因为编剧懒;但《星球大战8》用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这是因为制度有问题。

在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方面,《星球大战7》的先导作品帮着进行了一些反思:新共和国成立后,继续着旧共和国的资本主义和分权主义,前者让新共和国走上腐败和贫富分化的老路,后者让新共和国变得软弱无能并滋生了绥靖主义。《星球大战8》中的坎托湾赌场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新共和国的贫富分化:富人们在赌场里一掷千金,穷人们在畜棚里从事苦力并备受凌辱。

而绝地制度方面的反思,是《星球大战8》的一大贡献,也正因为如此,它的副标题是《最后的绝地武士》。这个标题既指隐居孤岛的卢克,他是《星球大战7》整部片和《星球大战8》前半部分的线索人物,因此以他为题是合适的;这个标题也指作为一项制度,绝地武士应当走向终结,而卢克就是最后一个。

对绝地制度的反思在其他“星战”作品,如正史动画剧《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中就有侧面反映,粉丝们的评论也多有提到,但《星球大战8》是正史作品中第一次旗帜鲜明地把它提了出来。

为了反思绝地制度的问题,我们首先要理解原力。不去管那些纷杂的概念,我们只需要知道,“星战”的大部分故事,善于恶的斗争都是通过两条线进行的:一条是政治、经济、军事等比较现实的线;一条是原力这条精神上的线。

为什么在现实斗争之外还有安排一条原力线?原力除了看上去很酷以外,还是善恶的象征,是乔治·卢卡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概括。原力是一个先导指标,是对宇宙间善于恶的一个总的衡量。谁能在原力上占据优势,谁就能取得最后胜利。如果说“正传”三部曲还是一个简单的善恶对立的故事,那么“前传”三部曲及以后的“星战”作品就逐渐意识到了善与恶绝不是简单对立的关系。“星战”作品从理想主义向现实主义过渡。所以我们看到了《克隆人战争》中分离势力也有他们的正义,看到了《侠盗一号》中义军也有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这些都说明,恶是不好的,但它是不可能被消灭的,有时甚至是必须的。所以最好维持善于恶的平衡。

绝地制度的问题在于,它本应维护原力的平衡,但它却片面强调原力的光明面,并标榜自己是光明的代表。绝地师父们就是如此教导学徒:压欲望,做圣人。这颇有“存天理,灭人欲”的味道。可是有的人做得了圣人,比如尤达大师;有的人做不了,比如安纳金·天行者。这就是为什么绝地教团在发展了数千年后,在自己的鼎盛期被悄然崛起的西斯一朝而灭。它的覆灭有客观的一面,即共和国的腐败滋养了原力的黑暗面,让西斯变得强大了,从而有能力挑动克隆人战争,让黑暗面继续滋长;但它的覆灭也有自己的原因,那就是在克隆人战争这场摧毁道德的极端暴力中,没有绝对的光明。绝地教团表面上排斥黑暗,可暗地里却不得不用这些手段。这种自打脸的行为在把安纳金·天行者推向黑暗面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那么当卢克重建新绝地教团时,他也无法避免旧教团当初的道德困境。在一闪念间,他也想用黑暗的手段达成光明的目标——尽管只是一闪念,也足以将本·索洛推向黑暗面。

绝地制度,作为一项不断重复自己失败的制度,就是该寿终正寝了。这个认识不是《星球大战8》突然之间的发现,而是在“星战”前传及其之后的作品中逐渐形成的。因此与其说《星球大战8》是对前作的反叛,不如说是对前作精神的最好的继承。

绝地制度被正式鞭尸,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也受到批判,比如波·达默龙的个人英雄主义、芬恩的非黑即白价值观等等。电影借DJ之口再次强调:
好人,坏人,都是编的。
Good guys, bad guys, made up words.

《星球大战8》的人物与前作人物

说到卢克,很多粉丝接受不了卢克的这“一闪念”,认为是人设崩塌,毁了卢克的赤子形象。

可是,卢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赤子了。那个在面目可憎的父亲面前熄灭自己光剑的少年,此后又经历了连年战争。他渴望和平,所以当他看到侄子再重走父亲的老路时,他太害怕了。害怕将使人堕入阴暗面。所以我觉得他配有这“一闪念”。这恰恰说明了没有绝对的圣人与英雄,没有好的制度一切都是白搭。

卢克还在本片贡献了一个绝佳的笑点和一个绝佳的泪点。

笑点是当R2-D2放出30多年前莱娅第一次向欧比-旺求救的视频时,卢克吐槽说“你这太俗了”。这也算是官方吐槽了。当向粉丝贩卖情怀的行为过于昭然若揭时,来一点自嘲不但能缓解被粉丝看穿的尴尬氛围,甚至反而能博粉丝会心一笑:好吧,我知道你想讨好我,你自己承认了就好。

泪点是影片最后,卢克在酷似故乡塔图因(Tatooine)的夕阳的照耀下,在阿克托的礁石上化为绝地英灵。长于斯,逝于斯,且不论影片是否抹黑了卢克,至少它对卢克应得的结局给予了充分的尊重。

至于年轻的三个主角和一个反派,我承认看上去似乎不足以撑起整个“后传”三部曲。在塑造上似乎总是不够震撼人,就是各方面都比前人不可名状地差了那么一些。

亮点也有,首先是蕾伊。她和凯洛·伦在与精锐近卫队短兵相接时易剑格斗,让我眼前一亮。因为在“正传”三部曲中,都是以光剑颜色区分好坏;在随后的作品中,渐渐出现了堕落的绝地武士,在堕落初期还是使用自己原来的光剑;到了《星球大战8》中,蕾伊和凯洛·伦为了打斗方便甚至交换了光剑。在这一刻我从蕾伊的身上看到了原力的平衡。

第二个亮点我要提到凯洛·伦。他虽然是个又中二又暴躁的少年,不如爵爷稳重令人敬畏,但他成长为反派的过程也是比较复杂且令人信服的。怎样是“复杂且令人信服”的?借用游戏《不义联盟2》(Injustice 2)中蝙蝠侠的名言来说:
每一个恶人都是自己故事中的英雄。
Every villain is the hero of his own story.

达斯·维德是如此,凯洛·伦亦是如此。凯洛·伦的父母都是英雄,英雄承担着责任。父亲汉·索洛还是像年轻时那样四处冒险,母亲莱娅·奥加纳则为了新共和国东奔西走,筹建抵抗组织,对抗第一秩序。在这样的破碎家庭中,他又通过母亲政敌之口得知了自己外祖父就是令银河系闻风丧胆的达斯·维德。训练他的舅舅卢克可能是他唯一的亲人,但这个亲人却在他的面前有了举起屠刀的那一闪念。他投奔了斯诺克,他以为杀死父亲能让他强大,但是并没有。他又发现,他自己、蕾伊,斯诺克其实并不在意——他甚至没有费力去招降蕾伊。斯诺克唯一在意的还是绝地武士卢克。

老一辈人的恩怨毁掉了凯洛·伦的童年,也毁掉了他的青年。旧绝地武士、西斯、旧共和国、义军同盟和帝国消亡了,还有新绝地武士、伦武士、新共和国、抵抗组织和第一秩序。“我是好人,你是坏人。”他们都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互相攻讦。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银河系的制度一天不改变,这样的轮回永远不会终结。所以凯洛·伦对蕾伊说,让这些势力都见鬼去吧。

让过去成为过去。如果有必要,杀死它。
Let the past die. Kill it, if you have t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8: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杀死过去”,这就是凯洛·伦重新确立起的人生目标。他就像自己的外公当年一样,要打破旧制度,做自己的主人(当然也顺便做银河系的主人)。在凯洛·伦的故事中,他确实是自己的英雄。

凯洛·伦的未来还存在无限可能,这也是让人感兴趣的地方。比如,他是否还会向外公一样最终回归光明面?他没有向自己的母亲射击,是因为心中尚存善念,还是因为他已经“杀死过去”,弑母已经不再重要了?这些都有待解答。

“杀死过去”,也表达了本片对自己与前作关系的态度。无可避免地,这种激进的态度和相应的做法惹恼了一部分粉丝。但我想,任何一个系列,都会有这样的过程。何况,如前所述,本片没有真正地“杀死”前作,已经有相当多的“正传”三部曲之后的作品表达出了与本片类似的意思。只盯着“正传”三部曲,粉丝可以这么干,但电影创作者不可以。如片中尤达大师(这里的尤达大师和“正传”三部曲中一样是木偶,不是电脑特效,令人惊喜)所言:
我们注定要被他们超越。这是所有为师者真正的责任。

We are what they grow beyond. That is the true burden of all masters.
《星球大战8》也不过是进行了一次超越的尝试——抛开一些缺点,它确实实现了超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8: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杀死过去  http://www.zimuzu.tv/article/3056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14: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进取号E 于 2018-1-12 14:23 编辑

我在想过几年9会拍成什么样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飞翔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飞翔·科幻网

GMT+8, 2018-7-21 15:23 , Processed in 0.08920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