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网◎科幻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飞翔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87|回复: 1

[其它] 重生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5 15: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在沙罗紧张到不敢做声的时候,突然铃声响了起来。沙罗转身往铃声传来的位置走去。铃声是从楼下的杂物间传来的。门虚掩着的,门口的面粉没有被踩掉。但是他看见门口的地板上用蜡笔画了一个人上吊的图形。沙罗似乎觉得房间里有什么人在监视他,他打开灯,整个房间亮堂了起来。房间里面空无一人。沙罗在房间里转悠,细细地看着每个角落,他发现地上有水迹,沿着水迹看到一只摔碎的酒杯。他猜测也许就是刚才唐数摔的。酒杯的碎片一直飞溅到通往阳台的门口处。沙罗又看见通往阳台的玻璃门上好像有一点油脂,他拿出他的烟熏器往玻璃上熏,玻璃上很快出现了一个掌印。沙罗凑上去闻了一下,并伸手摸了一下门把手,门把手很油和玻璃上的手掌一样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突然玻璃反光处人影一晃,接近着一阵急促的铃声。沙罗赶紧追着铃声奔出杂物间,铃声又从楼上传出来,沙罗紧追不舍,在楼梯转弯口他看到绑着铃铛的细线断了,转弯口是一扇玻璃门,沙罗定睛往门里看,一个较小的白色幽灵在门那边。白色幽灵传出小孩儿的笑声一转眼飘忽不见了。沙罗夺门而出,看见地上留下了一些光脚丫的白色脚印。脚印一直往前延伸。沙罗顺着脚印追踪过去,走到一间标着储物间的门口消失了,他打开门,里面是一个很小的壁橱式样的储物室,储物室的料架上放满了白色的传单,床罩,枕罩,浴巾,等种种纺织物。沙罗蹲下开始翻底层的毛巾,那里的毛巾叠得很整齐。此时他又好像听见有人的声音在说:“不要动,不在那儿。”他站起来踮起脚查看最上层,看见一块凌乱的床单扔在了上面,沙罗一把抓了下来,眼睛闪烁了一下,转身离开储物间。
他慢悠悠地下楼准备回宿舍睡觉,在经过楼道时又看见了墙上的油画,那画在昏暗的夜里看上去显得诡异异常。张开的马嘴,黑油的马眼睛,不知道这匹马在死前是什么感觉,或者它还是想早点死去免受皮肉之苦?沙罗不禁打了个冷颤,他觉得那匹马似乎就是现在的自己。
楼下传来了脚步声,沙罗将目光从油画上移开,他看见楼下有一个穿戴整洁的孩子往一间没有灯光黑不溜秋的房间里走进去。沙罗往房间里张望,里面什么都看不见。他看见墙上有一个开关,但是打开之后只是把对门的另一个房间的灯打开了,沙罗发现对门房间里有一个巨大的房屋模型。他好奇地查看起来,这个巨大的房屋模型制作地相当精致,它的每一个房间都可以打开,打开之后可以看见每个房间的内部构造,只是现在房间里面是空的,没有家具。这个精致的模型似乎就是这个教会学校的缩小版。沙罗无聊地关上模型的门,当他关门的时候眼角处突然瞄到了一个脸部扭曲的孩子影子。他猛地转头,一切空空如也。沙罗闭了下眼睛,晃了晃脑袋,转头看那个黑不溜秋的房间。这一看,顿时让他心惊肉跳,他看到一个拿着枪的男人正好转身往房间里走去。沙罗立刻站起身来往房间里冲过去,就当他马上就要冲进房间的时候谭静渊突然从黑不溜秋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这差点让沙罗惊叫出声。
“我听见了铃声,你没事儿吧?”谭静渊担忧地看着沙罗,并不时地移动眼睛,查看周围。
沙罗皱皱了眉头,嘘处一口气:“明天再说吧。没事,我想我是太困了……”


一大早,所有的孩子才刚起床就被集中到西区宿舍。
“再过来三个孩子”沙罗说着。
“不能让孩子们穿上袜子吗?”文墨玉一脸疑惑的问着。
“我看到的足迹是赤脚的,墨玉。”沙罗一边用喷雾器往孩子的脚底板喷洒水雾,一边说。
“就是你。”这三个孩子中间有一个孩子的脚底板喷洒水雾之后呈现出了蓝色。
“张明明,这是怎么回事?”文墨玉走进张明明,蹲下来将他拉近自己,轻声地问。
张明明唯唯诺诺,眼神飘忽不定,不敢抬头看文墨玉。
“李伟死的那天晚上,他半夜起床,也许是要上厕所什么的”沙罗接口道:“张明明用这个吓唬他”沙罗抖了抖手里的白色床单。
“不,我没有。我没有吓唬李伟。”
“昨晚,你还用这个来吓唬我,是不是?”沙罗将床单往桌子上一放。
“张明明,你怎么可以这样?”文墨玉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瘦瘦小小的,脸上还有一点雀斑的小男孩。
张明明无力地瘫坐在座椅上:“他们说,如果我这么做,就会对我好……”
“谁?”
“他”张明明用手一指边上的学生。
“小白痴,你是个骗子”那个学生从牙齿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子,他的拳头几乎要挥了上来。
“闭嘴。”边上的唐数厉声训斥。
“但我发誓我没有吓唬李伟。我喜欢他,我们还一起玩耍。没人知道是谁吓唬了李伟。”
“但是李伟死了。”唐数那个可以吃人的脸凑近了张明明吼了起来。
“没有,我没有吓唬李伟。”
“好吧,不只是他。昨天晚上应该还有一个学生,我在下楼梯的时候看见了他。”沙罗说道。
“丁佳!没有别人了。你们两个一直欺负张明明,对不对。”唐数瞪着他的水泡眼,从沙罗身边经过冲到了丁佳的面前。
“不不,没有,就只有他一个人,只有一个学生。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丁佳一边说一边往后躲,他的声音已经带有哭腔了。
“承认吧,否则我必须要惩罚你”唐数抡起教鞭准备往丁佳身上抽。
沙罗来回渡步,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就当唐数的教鞭马上要抽到丁佳的身上时,他喝住了唐数:“住手,你已经犯了天大的错误了,不要再打人了。”
唐数的手冻结在了半空中,他扭头用眼角瞄着沙罗恶狠狠地说:“你说什么?天大的错误?”
沙罗走进唐数,眼睛直视着他的眼睛,似乎要从他的眼睛里看穿他的大脑一样:“你身上很香,刚才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也许是你头发上的香脂”沙罗顿了顿继续道:“在门把手,玻璃窗,还有布偶熊上,我都闻到了相同的气味。”
“李伟死的那晚,你也在!”沙罗继续道
“你这是诽谤……”唐数开始心虚了。
“你看见他在楼下,抢夺他的布偶熊,抢夺的时候正好把熊扯坏一只眼睛。你把他关在平台上,在黑夜里,不让他进屋子。你这么做的时候,他应该一直在反抗吧。就像现在的丁佳一样。”沙罗将手一指惊魂未定的丁佳:“我来这里是为了消除学生们的恐惧。可是你呢?你却在一心制造恐惧,让他们生活在恐惧里。这是一个老师应该做的吗?啊?”
“恐惧不会害死人的!”唐数的眼睛几乎要从他的眼眶里掉了出来,那双水泡眼如同甲亢病人一样往外突出。
“对,恐惧不会害死人。但是恐惧引发的哮喘会害死人!”沙罗面无表情,冷冷地崩出了一句。
就在这一霎那,唐数那凶恶的眼睛似乎一下子变得无助起来,那突出的水泡眼看上去装满了惊恐,刚才嚣张的嘴巴现在抿得很紧,他的喉结在上下滑动:“我让他出去的时候,他还活着。”
“唐数,你!”一直没有说话的谭静渊终于忍不住了,她的表情足以证明内心的吃惊。
“他一直在哭,他坚称自己见到了鬼。我觉得……”唐数咽了一口口水:“我觉得应该磨练磨练他……我们不能总是迁就这些孩子……”唐数哽咽了起来,他在使劲儿地忍住哭泣。他走进谭静渊,蹲了下来,与坐着的谭静渊视线平行:“他们必须坚强,要比我们更坚强……”一滴眼泪终于从这个凶神恶煞一样的男子的眼眶中滴了下来,他起身木木地站在房间的中间。
沙罗闭上眼睛,他又觉得特别疲累,他挪动脚步把身体移到窗口,让阳光可以照满他的身体,他将头紧贴玻璃窗户深深地吸了口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9 08: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口水中的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飞翔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飞翔·科幻网

GMT+8, 2018-1-23 06:15 , Processed in 0.08478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