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网◎科幻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飞翔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09|回复: 2

[其它] 重生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5 15: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osamee 于 2012-5-25 15:49 编辑

“我们现在开始吧。”男人看起来很悲伤,他的动作有些迟缓,可是明明又有一股迫不及待的感觉渗透在他的每一个动作里面。
他缓缓地拉上窗帘,但灯很亮,一切都一目了然。房间很大,房中间有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桌子中间放着一只玻璃球,桌边有一个打开着雕琢精美大铁盒和一个酒精炉,盒子里面放着一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一些黑色的羽毛,也许是乌鸦的,也可能是鸽子的,一些爬行类动物或者是啮齿类动物的脚和尾巴,很多昆虫尸体,甚至还有一根骨头,这骨头让人怀疑是人腿骨。还有一些瓶瓶罐罐。这个铁盒子旁坐着一个头发浓密的老妇人,她的脸像枯死的树皮一样褶皱,眼睛似乎得了白内障,很明显她是一个瞎子,年龄也不小了。
“沙罗,回到你的座位上去吧,在开始之前我们是不是互相介绍一下各自的情况?”老妇人的声音倒并不显得那么苍老。
那个叫做沙罗的高大男人背对着窗口,他的面前是背对着她的老妇人。他缓缓移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座位在桌子的另一端,与老妇人面对面地坐着。与沙罗并排而坐的还有另外4个人,所有人都似乎满面愁容却又有一丝期许在他们的脸上。
“我先来吧。我叫沙罗,我是一名以写作为生的人。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想见见我的女友,尽管她已经去世2年了,可是我一直没法忘记她。”
“我叫黄莺,我现在没有工作。”坐在沙罗边上的一个中年妇女声音颤抖地像古董留声机一样:“我失去了我的女儿,这件事让我没办法正常工作,所以我也弄丢了我的工作。我的女儿她才10岁,才10岁……她就被溺死了……”这个女人开始哭了起来。
“大家可以叫我李丽。”另一个稍显年长的妇人开口说道:“我来这里只是想见见我去世多年的丈夫。”
“我姓王,我是一个工人,我来这里也是想看看我患病去世的妻子。”
“我姓欧阳,我想看一眼我爸爸……”最后一个年轻小伙儿轻轻地说着。

“好了”老妇人开口道:“我想大家彼此都知道来这里的目的了。我作为灵媒,会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了却大家的心愿。但在通灵时,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不要离开自己的座位,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桌子上的水晶球上,那样更有助于看见你们所想见的人。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老妇人开始念念叨叨,如同枯柴的双手在空气中比划一阵子后将桌子上的酒精炉盖子打开。她闭上像得了白内障的眼睛,将双手遮在眼睛位置,嘴里念念有词,感觉像世界末日就要来了一样地倒计时。突然她将手从她的眼帘上移开,此时酒精炉猛然像烟火一样地剧烈燃烧起来,在座的所有人一阵惊呼,身体本能地向后躲避烟火,有人甚至用手遮脸,保护自己不被意外灼伤。老妇人一声吆喝:“开!”所有人在她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她原本惨白的瞳孔神奇地恢复了正常。
酒精炉缓慢燃烧着,老妇人将一只玻璃炉灶放在了酒精炉上烧,炉灶里有一些液体,她又将铁盒子里的昆虫尸体,动物的尾巴和爪子挑拣出来放在炉子里煮,等水沸腾之后将看起来像人腿骨的东西放在里面搅拌了一下,搅拌的同时她不停地念着她的咒语。大约煮了2分钟的样子水中被熬出了一层油脂,老妇人停止了她的咒语,房间里一下子变得异常安静,她捏着黑色羽毛熏了些油脂后轻轻地抹在玻璃球上。此时寂静到恐怖的房间里传来了滴水的声音,一滴,两滴,三四滴……然后一阵耳鸣一样的次声波传遍所有人的耳朵,每个人都觉得这声音很不适。此时叫李丽的女人似乎不能忍受这声音了,她欲站起来调整一下位置。就在她要站起来的那一刻,欧阳惊呼起来:“快看水晶球!”
被抹上油脂的水晶球模模糊糊地映出一个穿着白色睡袍的女孩儿,与此同时似乎从窗外飘进来声音:“妈妈,是我啊,你不认识我了吗?”
黄莺先懵了一下,但在霎那间崩溃了,她放声嚎啕大哭起来:“女儿,我的乖女儿……是我,我是妈妈,我怎么会忘记你,妈妈永远爱你,是妈妈不好……不该让你一个人在家……这样你就不会独自去河边了……是妈妈不好,是妈妈不好……”
就在这时人们发现地上湿漉漉地一片,地面好像被雨水淋了一样湿透了。这让所有人更紧张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水晶球!
“够了!收起你们的骗术吧。”沙罗突然从自己的座椅上站了起来一边快步走向背对着他们的一扇门,一边他冲着王姓工人叫到:“小王,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小王一下子从座位上窜了起来逮住了那个姓欧阳的年轻人。
沙罗拉开门说:“出来吧!”门背后是一间小衣帽间,里面唯唯诺诺地躲着一个白衣女孩儿:“我想我们在水晶球里看见的孩子就是她的倒影吧,她就躲在我们背后。那个水晶球抹上了动物油脂,所以我们所有人都看不清这个女孩儿真切模样!”沙罗又麻利了走到窗口,一把扯开窗帘,刺眼的阳光霎时射进了屋子:“如果我没猜错,那些水滴声,耳鸣声,包括女孩儿叫唤妈妈的声音都是这里传出来的!”沙罗用手指了指窗帘箱里,他爬上窗台用力一拉,两个立体声小音箱一下子被拉了出来,“我想这些声音是有控制开关的,那个开关就在这里。”沙罗又用最快的速度移动到老妇人旁边,用手摸了一下桌子反面,水滴声,耳鸣,妈妈的声音再一次想起来。
“至于这个会自燃的酒精灯,我觉得里面不是白磷就是电子合金,它们在打开盖子接触到空气中的氧气后就缓慢氧化自燃起来,白磷和电子合金都可以在常温下自燃。你说是吗?婆婆。”沙罗站在老妇人边上用俯视的眼神盯着她:“你,应该抬起头看着我,你也不是什么瞎子。那白色的瞳孔不过是隐形眼镜而已,你用自燃的酒精灯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地摘掉了镜片。”沙罗敏捷地搜查了老妇人的上衣袋,很快就摸到了两片已经干掉了的眼镜片,他轻蔑地把它们往桌子上一甩。
“至于地上的水,同摘掉眼镜片如出一辙。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水晶球上的时候。你,欧阳”沙罗用手指向被小王约束住的年轻男子“将早就准备好的水箱打开,如果大伙儿不信,可以看看这个会议桌的桌面是不是特别厚实?我想这么厚的桌面中间应该是空的,里面装满了水,而他只要趁人不备,将水箱的撒水口打开就行。另外,欧阳,你是不是还要留意在场每个人的表现,以防意外发生,就好像这位李丽女士她受不了耳鸣声一样。当你发现她要离开座位时,你为了防止穿帮,就以最快的速度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水晶球上?只可惜你们这些障眼法对我不奏效。”
“那么现在,我该总结一下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什么鬼。你们两人将会以诈骗罪被起诉,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如果没有……”沙罗看了一眼表,对小王说“时间差不多了,让警察进来吧。”

沙罗疲惫地走出屋子,每次破除迷信后他都很累。他打开钱包,里面有他去世女友的照片,他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仰头闭上眼睛,让阳光洒满他的脸颊,然后睁开眼低头从夹层里抽出一些钱:“小王这是你的报酬,事情很顺利,谢谢你,再见。”
沙罗坐进车,他想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接这种生意了,他应该正正经经地写他的书,以写作谋生而不是做这种专业破迷信的私人侦探,而且这种私人侦探在国内并不合法。他坐进车启动发动机,往家赶,现在他最需要的是洗个澡好好地睡一觉。但此时,刚才那个叫做黄莺的女人突然趴在他的车窗前歇斯底里地叫喊:“你永远也不会懂得失去自己子女的心情的,你毁了我的梦,你毁了它~”沙罗呆呆地看着这个中年女人,他觉得一阵晕眩,他将头靠在车门玻璃上,疲累几乎要摧毁他了。


“小罗,您回来了?”与沙罗说话的是他的保姆金阿姨:“客厅里有客人在等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9 08: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完美的沙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28 18: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谢谢啊!真是可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飞翔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飞翔·科幻网

GMT+8, 2018-12-12 02:50 , Processed in 0.09019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