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网◎科幻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飞翔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42|回复: 1

《自然》刊登“史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引发解读热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25 19: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然》杂志是世界上颇具名望的科学杂志之一,一般只发表科学领域具有原创性、开拓性的研究论文。不过,最近一期《自然》杂志却出人意料地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标题就叫“史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The greatest science-fiction story ever written)!

更出人意料的是,这篇2000字不到的小说,在国内外网友中引起旋风般的“解读热潮”,解读围绕几大疑问:《自然》杂志每天收到那么多牛人的新发现,为什么这次会刊登一篇短篇科幻小说?“史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伟大在何处?……终极疑问:“史上最伟大科幻小说”,你能读懂到第几层?

杂志编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10月28日,第467期《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标题叫“史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文章一出,首先在《自然》杂志的读者群——理、化、生领域的研究生和学者中,引起不小的波澜。

“全球范围内顶尖的科学类期刊屈指可数,数以万计的理化生领域的研究人员一辈子奋斗不已,可能就为在《自然》、《科学》那几本刊物上发表些东西。如今,一篇科幻小说在寸土寸金的版面上占据一席之地,让人相当好奇。”在英国攻读生物能源的博士生汪磊第一时间向同学分享了这则科幻小说。

事实上,尽管《自然》杂志刊登的文章大部分为科学事实,但是他们每期还是会刊登一页篇幅的科幻小说。而“科学青年”围观的主要原因在于,《自然》素以尊重科学事实而著称,给人以“严谨”、“冷静”的感觉,此次刊登科幻小说,光标题就“相当不冷静”:“史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学术圈纳闷:《自然》杂志的编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量子力学”暗藏笑点

文章登出两周后,“史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成为《自然》杂志网络下载量最高的文章。与此同时,人们的关注焦点从揣测杂志编辑的意图,发展为解读这篇“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幻小说”。

有人属于“气不过”类型:“凭什么一篇胡诌的小说能挤掉其它大牛呕心沥血论证的科学论文?”当然,更多人属于“自测”类型:“看看自己能否读懂‘最伟大的科幻小说’!”

小说其实是一个投稿故事。主人公是科幻小说家,由于屡遭退稿,感叹“如何才能写出编辑喜欢的东西?”从事量子回路研究的朋友听后,用量子计算机程序帮他构建了一个量子概率波函数。这个“波函数”的厉害之处在于:“只要有人观测书里的内容,函数就会变成观测人喜欢的内容。”不过,主人公依然收到拒信:“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可是你居然以为一字不动地把阿西莫夫的《日暮》照抄过来,还不被发现吗?”

在“科学青年”看来,这个小说的笑点在于,让枯燥的“量子力学”幽默了一把。量子力学是和经典力学相对的概念。经典力学认为东西是在空间中确定的,比如一把尺的长度,不管是否去测量它,它的长度是确定的。量子力学认为,一切东西在没有测量前是不确定的,这不确定就是一种概率函数。形象地说,一旦有人去测量它,这个充满无数可能的波函数就“塌陷”,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确定的测量值。

“问题就在于,杂志编辑脑中对‘最好的小说’并非不确定的函数,此人早就认定《日暮》是最好的小说。”清华大学物理系学生小熊解读小说的笑点。

《自然》也玩了一把幽默?

随着小说在网上被网友不断分享、传播,网友间逐渐汇成一个疑问,说来有些拗口:“小说中波函数最后塌陷,变成了《日暮》,是因为《日暮》是真正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所以波函数塌陷变成了它?还是因为编辑认为《日暮》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所以波函数根据编辑的喜好,变成了《日暮》?”

顺着这个思路,国内外网友“集体重读”小说,又形成了“新发现”:“编辑最后的话,泄露了他们的心声——对于最伟大的小说,他们内心早有主观设定。所以,小说评选本身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评选到底有何意义?”没想到,一则科学笑话,把矛头引向了文学界。一位国内网友直言“这讽刺了所谓的文学评选”。

此时,有人为文学评选打抱不平。“何尝是文学评选?其实,我们的思维习惯早已决定了,对我们来说,什么是最好的风景、最伟大的小说、最爱的人,这就是被思维定势绑架的头脑。”也有人开始从其他角度做“解读”。有人称此为一则关于诚信的寓言。以为借助“量子波函数”,可以创作“史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结果不幸成为量子力学版“弄巧成拙”。有人从文学角度赞叹此文,“绝好的欧亨利式结尾”……

小说没有最终版的解读,网友说,这可能就是小说的“伟大”之处、也是《自然》的初衷。“短文引发了一场头脑风暴,这不亚于任何一篇关于科学领域重大发现的论文。”

当然,更多人佩服《自然》杂志的幽默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25 19: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史上最伟大的科幻小说》译文摘编

我展开一页单薄的信纸,署名是科幻年选的编辑,起首语是我的名字——这开头依然能让我感到一丝温暖,哪怕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退稿。

“祝此文能于他处另寻高就”,这还是一封退稿信。我把信胡乱塞进文件,突然觉得一阵绝望,也许我就不是当科幻作家的料。

第二天,在办公室附近的餐馆,我对卡勒布说(他是和我共事的一位量子回路专家),这辈子我不指望我的名字能上杂志了。

“别放弃,”他说,“你是很棒的作家。”他读过我的小说,以便告诉我哪些地方的科学部分被我弄错了。

我耸耸肩,“如果我不写编辑想买的东西,再好也白搭。”

“为啥不写呢?”

“为啥不写?说得容易,”我说,“我根本不知道编辑喜欢什么。”

“这么说这是主观的了。”卡勒布咬了一口汉堡,若有所思地嚼着。

“是啊,”我说,“一个编辑觉得根本不值得发表的东西,在另一个编辑看来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只是凭我的运气,喜欢我文章的编辑大概不存在吧。”

卡勒布说:“你错了,你需要一篇能够自己适应编辑口味的小说。”

我拿起一块纸巾在嘴唇上蘸了两下。“我刚告诉过你,我不知道怎么写他们想要的东西。”

“没错。”卡勒布从我手中夺过纸巾,在桌上摊平,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随手画了条曲线。“这是个概率函数,正确的文字组合让他们买下小说,错误的组合意味着不买。而如果这是概率函数的话,量子计算机可以处理它。”他草草写下一个方程,“伙计,这玩意会带来一场出版业革命的。”

我茫然地盯着他。

“这本书印在纸上,但它的文本是用量子计算机写成的,类似于我们办公室那台计算机。我们利用程序制造一个量子概率波函数,直到有人去观测书里的内容时,函数就会坍缩。”卡勒布面带满意的笑容。

“而当波函数坍缩时……”我还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这本书会针对那个使之坍缩的人,变成(对此人而言)有史以来最好的书。”卡勒布身体前趋,“我们可以拿它来确保你的名字上杂志,你愿意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幻小说的作者吗?”

稿件准备复印,我盯着打印机里的一摞纸。“你确信我不能看一眼吗?”

“如果你看了,波函数就会坍缩,故事就会变成你眼中最好的小说,而不是编辑眼中的,他必须第一个看到。”卡勒布说。

两个月后,我收到回信。我拿着它去了办公室——我想和卡勒布一起打开。

扫过我的姓名,我念出声来:“在我看来,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幻小说。”我的心脏要跳出嗓子眼了,“这无疑是你投递过的所有小说中最好的一篇。可你到底发什么昏,居然以为你能一字不动地把阿西莫夫的《日暮》(注:《日暮》是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1941年发表的短篇小说,因其构思独特,成为科幻小说的经典样板)照抄过来,还不被发现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飞翔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飞翔·科幻网

GMT+8, 2020-5-31 15:30 , Processed in 0.08686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